续写 | 楚乔传.星玥番外【彼岸花开】第二十四、二十五卷

谷猫柠2019-06-11 13:40:07

楚乔传.星玥番外《彼岸花开》

第二十四卷:蜜意柔情


虽已入夜,但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暖暖的情意,月亮依旧朗照,淡淡的清晖中,每个人都是面上含笑的。这样的日子太美,美到让人忘了时间,更忘了自己是谁。

宇文玥和楚乔漫步在街头,时不时互相凝望一眼,眼中是化不开的柔情。

“乞巧节居然也有卖花灯,我们去看看!”楚乔一看到花灯,竟莫名兴奋起来,无论时光怎么流转,总会有什么是不变的吧。

宇文玥笑着摇头,年前的人儿真的很可爱,纵使驰骋沙场是那样英勇果然,可回到生活中,依然就她最初的样子,所以,不要战争,多好。还想的出神,却已经被拉到花灯摊前,各色的花灯放着幽幽的光。花样似乎比元宵更多了。

“公子,给小姑子买一个吧!”小摊贩正满脸堆笑地说,也许是不难看出两人眉目间流转的情意,小摊贩更殷勤了,“小姑子,你看,这荷花灯代表百年好合,这龙凤灯代表鸾凤和鸣,这并蒂莲代表早生贵子……”

“啊?有这么多讲究啊?”楚乔犯了难,似乎哪一个都很好,她把目光转账宇文玥,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宇文玥从袖口掏出一锭银子道,“每一种挑一个替我送到青山院。”小贩高兴地合不拢嘴,还在喋喋不休地答应。

“买这么多做什么?”楚乔刚准备开口责备,便被宇文玥拉着往前走,边走边说,“你喜欢就好。”说完还转过头来说,“这里人多,拉紧点!”

月光下,两人漫步到小河边,月光流泻下来,像是给河面铺上一层莹莹的的暖色。宇文玥牢牢拉着楚乔的手,似乎害怕她像上次那样,他一松手,她就不见了。

楚乔笑意盈盈,一双眼睛闪闪发光,仿佛是天上皎洁的新月。她轻轻松开宇文玥的手,然后伸手探进衣袖,取出一个精致的木质锦盒,递到宇文玥面前道,“给你的!”

宇文玥没有想到楚乔竟还准备了礼物,一时愣在原地。

“我听说大魏的姑娘若是在乞巧节这一天看上了哪家公子,便可以将信物交给他表明心意,所以,这位公子,本姑娘看上你了,你要不要?”楚乔看着发愣的宇文玥,微微发笑,又将手中的锦盒递的更近。

“要!求之不得。”宇文玥这才反应过来,迅速伸手接过锦盒,迫不及待地打开,他的手有些颤抖,手心沁着汗珠,将锦盒中的风铃举在半空中,怎么也看不够。

“宇文玥,那月亮是你,星星是我,我是你的星儿,我们永远都不要再分开。”

这样一番动心的告白,让宇文玥感动得无以复加,他抬头细细打量着她,河畔的清风将她的裙摆吹得泛起小波浪,乌黑的发尾亦在风中微微起舞,额前的几丝碎发微卷,未被遮住的脸颊粉嫩粉嫩,眉眼弯弯,连红唇都隔着秒杀透着温热,宇文玥一时把持不住,伸出右手,将楚乔拉入怀中,然后低头深深吻下,虽然受面纱所阻,但那细腻冰丝的触感却更加撩人。

楚乔微闭着双眼,连呼吸都乱了节拍,这个吻深刻又甜蜜,她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宇文玥的心跳。

佳人在怀,要想坐怀不乱,要有多大的定力?反正他是做不到,这个吻不仅乱了她的心,更乱了他的,有些事,他真的不想再等了,他甚至后悔,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曾犯了一个多么蠢的错误。有一句话,箫策说的很对,在心爱的人面前,谁是君子,谁就是傻子。

许久,他才放开她,两人都微微调整了一下呼吸,“星儿,那你可曾听说,若是被表白的公子也看上了这个姑娘,要做什么吗?”

这下楚乔有些懵了,这个她确是没有打听的。

宇文玥扬起唇角,亦从怀中取出一个锦盒,打开,取出一条银光闪闪的链子,那链子上坠满繁星,链子锁扣两端,恰恰是一枚星星和一枚月亮,只要将星星和月亮牢牢扣住,链子便能浑然一体了。

宇文玥踱步到楚乔身后,双手绕过楚乔的脖颈,将星月锁扣紧紧扣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星和月,再也不会分开。

楚乔轻轻婆娑着脖颈上的链子,复又抬头与宇文玥深情对望。

“星儿,陪我回去,将这星月风铃挂在我寝殿的窗前,从今以后,我要每天都看到它,听到它!”

第二十五卷:月下缠绵


月光落在院子里,似一层霜衣,树影也是淡淡,风有一些温柔,花儿似乎也感受到浪漫的气息,在风中舞动起身姿。万籁俱寂,秋蝉亦在树枝上沉吟,一切都来的安静而美好。

宇文玥拉着楚乔的手立在寝室的门外,正欲推门,却感受到握着的小手突然紧一下。

“星儿,怎么了?”宇文玥回过头,声音有一丝温柔,亦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心。

“没,突然想到那个晚上,我一个人站在这里很久很久,很想进去,但是不敢,那天的我,很想你!”楚乔嘴角有一抹淡淡的笑,似乎沉浸在某一段苦涩的回忆中。

“那天,我在里面……”宇文玥说着突然停下来,伸出双手紧握着楚乔的双手,“很生气,我气你为什么总是想要离开我的身边,总是为了别的什么人什么事而弃我于不顾。”宇文玥的声音很温柔,“但是我也很害怕,我怕你的不辞而别,害怕自己不知道去哪里找你,害怕看不见你,更害怕别人欺负你,伤害你。”

楚乔抬起头,望着面前这张好看的面庞,心中弥漫着说不出的感激。原来那一天不只是她一个人在难过,他也是,如果当初不顾一切地推门进去,会不会不一样?

“陪我进去,把风铃挂起来。”宇文玥的眼中满是期待,那灼灼的目光就要把楚乔融化。楚乔用力地点了点头,右手伸出反拉住宇文玥的手,左手推开寝室的门。

两人踱步进去,复又将门关上。楚乔正准备点燃烛火,却毫无防备地被身后的一双大手桎梏进怀里,那个怀抱熟悉而温暖,就像是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让人充满渴望,让人无力思考。

宇文玥拥着她,低头嗅着她发间的香气,那是一种熟悉的花香,他曾在梦中无比贪恋。明明那么淡雅清新,却似乎透着迷人的妩媚,让人深陷其中,甘于沉溺。

“星儿!”他轻轻唤着她的名字,用下巴柔柔地婆娑着她散落在肩上的碎发,复又吻上她的脖颈、耳朵和脸颊,面纱不知何时已经缓缓落到地面,他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出她的战栗和温存。

楚乔感受着身后的温度,只觉得这样的感觉温暖又温柔。她闭上眼睛,那种熟悉的温热让她觉得很安全,只想就这样放空所有的思绪,只跟着这样的感觉去沉沦,去放纵。

宇文玥温柔地将面前的可人儿转过身,深情款款地望着。这样近的距离并非第一次,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却有一种别样的暧昧。楚乔只感觉自己的脸颊仿佛被火烧着了一般,从脖颈一直烫进心里。她羞赧地低着头,都快要钻进宇文玥的胸膛,甚至连抬起头看他的勇气都没有,她预感着什么就要发生,她甚至还多了几分……难以言喻的期待。

“宇文玥……”她也唤他的名字,声音里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安。

“星儿,我,可以吗?”宇文玥的心跳全乱了,声音都透着几分难耐和沙哑,他还在压抑着自己,等待着她的点头。

楚乔的呼吸亦有几分急促,她将头深深地埋进宇文玥的胸膛,用微不可感的力度点了点头。宇文玥一瞬间愣住了,怀中的人儿是同意了吗?幸福来的太突然,他还来不及思考接下去该怎么做,便不可自控地低下了头。他放开了搂着她的双手,轻轻地将她似桃花瓣红润的脸颊捧起,寻到那粉嫩的唇,轻轻地吻了下去,动作很轻很温柔,生怕弄疼了她。他的手轻抚上她的腰间,轻轻一拉,整件纱裙便宛如一朵娇艳的花,缓缓展开。

他的右手探上她的肩膀,从衣领处缓缓揭开,光洁的肩膀好似感受到了空气里的凉意,微微颤动。他的吻又自然而然地滑落到她的肩上,温热的触感让楚乔全身一怔,悄悄睁开眼睛,他的侧脸好美好美,温润得就像月光的暖色,她突然好想哭,这样温柔的他,在她伤害了他那么多次,推拒了他那么多次后,始终爱着她,疼惜着她,她不明白,她到底哪里好?值得他这样一次又一次地为她出生入死,一次又一次地为她放弃自己的立场和原则,他明明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可怎么办呢?他就是这么傻,傻到让她再也不舍得离开。

“这个时候,还是专心一点比较好。”他俯在她耳边,轻笑道,然后轻轻抱起她,踱步过去,放在床上,又欺身而下,手中的动作依旧温柔,纱裙缓缓滑落,只留下一件雪白的丝质胸衣,他抚摸着她的背,却突然皱眉,那是两条深深的伤疤,他见过,她是什么时候受的伤?受伤的时候会不会疼?谁替她上的药?是否也和他一样心疼?

“你别难过,早就不疼了。”她感受到他的怜惜,轻声细语地安慰,望着他紧皱的眉,忍不住伸手替他抚平。

“以后没有人再能伤害到你,因为有我。”多好听的一句话,是这世界上最温柔却又不失力度的承诺。这是她最爱的人啊,一直一直,都没有变过,而现在这最爱的人就在眼前,就在身边……她一时情难自禁,紧紧地拥住了他,两个人就这样紧紧地贴着彼此,难舍难分。

宇文玥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搅乱了心神,一时连呼吸的频率都把控不好,胸前的柔软让他彻底沦陷,只想和她再近一点,近到分不出彼此。他解开了烦人的衣带,周遭灼热的温度让他有些难耐,又褪去了碍事的衣服,她冰凉的皮肤和他的温热胸膛终于紧紧地触碰在一起,一时间,点燃了一室的温柔。

“为什么不告诉我?”楚乔柔声地问,声音里竟满是柔柔的哭腔,然后,眼泪瞬间湿了脸庞。“为什么不告诉我,红川一战救我的人是你,抱我在怀里的人也是你,不顾一切后果,冒着叛国和生命危险的人还是你?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楚乔的声音越来越弱,声音里都是凄楚,“我怎么会那么傻,一次又一次让你身处险境,甚至差一点就失去了你。宇文玥,我到底哪里好,值得你这样对我,你明明可以有更好的选择……明明就可以……”

宇文玥疼惜地紧拥着她,温柔地吻上她眼角温热的泪珠,“星儿,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什么人比你更好,你就是我最好的选择,除了你,我谁也不会要。”

爱情的世界里,哪里有好坏之分,爱了便是爱了,哪里有为什么,哪怕是有,也仅仅因为你是你而已,我要的,从来就只是一个你,所以,再没有什么****更重要……

“宇文玥,我爱你,自始至终,也只有你而已!”楚乔在他的耳边低声呢喃,这声音便是她心甘情愿的交付。

宇文玥热泪盈眶,他从来不知道值不值得,他只知道他爱她,爱到无法自拔,爱到无力支持,有了她这一句,所有的等待都有了答案,所有的不安都有了归宿,他觉得他的人生圆满了,因为有她。

终于,他不顾一切温柔地将她占有,看着她因为疼痛而微微蹙紧的眉头,他疼惜地紧紧拥她在胸口,宇文玥的心从未像此刻这样满足,因为她的人她的心,从此以后都只属于他,他要讲她深藏起来,只为他一人所有。


喵言喵语

最近大家跑到哪里去了?没人想我吗?

谷猫柠

和她的文字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