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医神狂兵(完)

六渡空间2019-11-16 11:50:17


秦晓婷的前夫张子龙被警方带走,秦晓婷也避免不了要去警局录口供,但是尚在襁褓的秦小蓓还需喂奶,秦晓婷就有些犯难了,对刚才那名年龄大点的警察说:“警官,你看我能不能明天再去录口供?我孩子还小,我走了她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

“这恐怕……”警察显得有些为难。

林涛就接话说:“秦姐,我陪你一起去吧,咱们把小蓓带上,待会儿你录口供,我负责照看小蓓。”

秦晓婷其实也可以把秦小蓓托付给林涛,让他在家里帮忙照看,但主要是这会儿到了给秦小蓓喂奶的时间,秦晓婷初为人母,正是母性泛滥的时候,又怎么忍心饿着自己女儿,便就只能把秦小蓓带上,待会儿在去警局的路上给秦小蓓喂奶。

考虑到在警车上不方便喂奶,秦晓婷让警方带着张子龙先走,要林涛开她的奥迪A4跟在警车后面。

车内,秦晓婷坐在副驾驶座椅上,怀里抱着不到一周岁的秦小蓓,逗弄着秦小蓓玩了一会儿,见林涛正专注的开着车,她就俏脸微红的偷偷将宽松的体恤给撩了起来,露出波澜壮阔的白嫩玉峰给孩子喂奶。

车厢内异常的安静,导致秦小蓓吸奶的声音变的有些暧昧,再加上淡淡的母乳奶香,秦晓婷觉得无比尴尬。

林涛忍不住朝副驾驶瞟了一眼,这一眼被秦晓婷扑捉到,娇声啐道:“不许瞎看!”

林涛讪讪的开玩笑道:“又不是没看过。”

秦晓婷妩媚的脸庞更加红了,蹙起柳眉责怪道:“孩子在呢,不许胡说。”

林涛笑道:“小蓓这么小,能听的懂吗?”

秦晓婷轻哼一声,道:“你别以为她小就不懂,现在不是流行什么胎教吗,尚未出生的孩子都能进行胎教,我们家小蓓出生都好几个月了,能不懂吗?所以以后在她面前你不许胡说八道。”

林涛苦笑不已,“得,您说什么就是什么。”话锋一转,林涛正经的问道:“不过姐,你具体什么时间去红星集团上班?”

秦晓婷去老乌的红星集团上班是林涛的一桩心事,他打心里眼不想让秦晓婷参合进老乌的事情里面去。

林涛不清楚红星集团有没有什么违法行为,或者说红星集团会不会是老乌洗黑钱的一个公司,如果秦晓婷去了红星集团会不会陷进洗黑钱的违法行为中,这些都是林涛需要考虑的。

秦晓婷不了解实情,不明白林涛为什么突然这么关心起自己工作来,不过也没多想,轻声道:“今天不是周五吗,乌总让我下个星期一去公司报道。”

“哦,那你去公司具体是做什么的?”

秦晓婷得意的笑了笑,道:“市场部经理。”

林涛稍微放心了些,只要不是让秦晓婷管财务,就不会涉及到公司内部的事情,秦晓婷也就不会那么危险。

……

车子在城南分局停好后,林涛正要下车,却被秦晓婷阻止了。

“小弟,你就别进去了,小蓓还小,我不想她进这种地方,你就在车里帮我照看着小蓓,等我录完口供。”

“你一个人没问题吧?”林涛问道。

秦晓婷抿嘴一笑,说:“证据确凿,能有什么问题,放心好啦。”

“成,有什么状况你就给我打电话。”

秦晓婷答应一声,然后动作小心的将秦小蓓递到林涛怀里,这才下车朝着警局走去。

等秦晓婷走后,林涛伸手逗弄秦小蓓的嘴角,惹得小奶人咧嘴喔喔直笑,小嘴里没长一颗牙齿,流着口水,模样极为可爱,看的林涛无比欢喜,心中又有些感叹,“这个张子龙真是作死,原本有这么好的媳妇和女儿不好好珍惜,非得当渣男,如此一来倒是苦了秦晓婷和秦小蓓了。”

林涛推开车门,正打算抱着秦小蓓在附近转一转,刚下车就见一辆白色的甲壳虫轿车停在了他车旁边。


林涛正纳闷的想,这车子怎么看上去有些眼熟的时候,只见从车中走下来一名身材高挑,长相出众,身穿制服的女警官来,定睛望去,不是警花李婉茹又会是谁!

林涛转身想溜,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他发现李婉茹的时候,李婉茹正好也向他这边看来。

当李婉茹美眸瞥向林涛时,先是微微一愣,旋即,惊讶地道:“林涛?”

“咳咳,李警官怎么会在这里?好巧哦。”

“巧个屁,我就在分局上班。”李婉茹白了林涛一眼,顶着那34E的大胸脯子走到林涛跟前,见林涛怀里抱着个孩子,便诧异地道:“不是吧,你都有小孩了?”

林涛讪讪的说:“不是我的,是我邻居家的孩子,家里出了点状况,来分局录口供,我帮忙照看一下。”

李婉茹没有多问,只是淡淡的提醒林涛说:“别忘了明天晚上咱们的约定。”

林涛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抱歉,恐怕我要失信了,我不能假装你男朋友去你家骗你父母。”

不是林涛故意想要戏耍李婉茹,他刚加入老乌的社团,如果与一个女警花不清不楚的纠缠着,势必会让老乌提高警惕,会对林涛的身份产生怀疑,这可不是林涛想要看到的结果。所以在没有查到老乌的制毒窝点前,林涛是断然不能和李婉茹有什么来往的,这个问题也是林涛加入老乌社团之后才突然意识到的。

李婉茹听了林涛的话俏脸一沉,表情阴晴不定的盯着林涛,咬牙道:“你想反悔?”

林涛在心里叹息一声,表面上却装作嬉皮笑脸的样子,笑眯眯的道:“我就一嫖客,你不会把我的话当真了吧?”

“你……你混蛋!”

李婉茹眼眶一红,一脸仇视的盯着林涛,见林涛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便冷冷一笑,点点头,冷漠的说:“林涛,我记住你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直接朝着警局里走去。

林涛望着李婉茹倩丽的背影,幽幽叹息,原本他已经做好了被暴力女警花痛揍一顿的准备,没想到暴力女警花一改常态,尤其是最后她看林涛时那失望的眼神,让林涛心里说不出的不是滋味。

……

李婉茹冲进警局之后把自己反锁在女厕之中,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着眼眶里快要溢出来的眼泪以及委屈又愤怒的表情,李婉茹有些不可置信。

自己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心里的波动又为什么会这么大?

他只不过是个嫖客而已,自己为什么要在意他呢?

难道,真如他所说,自己是受虐体质,被他虐了两次就喜欢上他了?

不,绝不可能!

李婉茹抑制着不让眼泪出来,然后对着镜子笑了笑,自言自语的说:“一个渣男而已,何必在意,想要追求老娘的人多了去,他以为他算个什么东西!”

从女厕出来之后,李婉茹重新投入到了新的案件之中,得知局里收监了一个强奸未遂的,李婉茹冷笑一声,然后吩咐她的跟班民警张俊凯,道:“我要亲自审问那强奸未遂的家伙,把他带到审讯室去,顺便把审讯室的摄像头给关掉!”

张俊凯苦笑一声,道:“李队,那家伙有些背景,要不就算了吧?”

李婉茹美眸一瞪,道:“你到底去不去?”

张俊凯了解李婉茹的脾气,嫉恶如仇,极为反感那些嫖客和欺负女人的男人,所以局里每次来了那种犯人,李婉茹都得单独‘审讯’一番,张俊凯以及局里的同事们对李婉茹这种行为已经习以为常了。

“去去去,我这就去。”张俊凯见李婉茹情绪似乎不太好,哪敢驳了她的意思,马上答应下来。

可怜的张子龙,刚在秦晓婷家被林涛打了个半死,到了警局,又碰到了一个嫉恶如仇的暴力女警花,晚上可有他好受的了。

……

秦晓婷在警局录完口供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八点钟,天色全黑。

林涛见秦晓婷出来,赶紧迎了上去,问道:“录完了?”

“嗯。”秦晓婷挤出笑,道:“小弟麻烦你了。”

“嗨,姐,你跟我还客气个啥啊,那咱们这就回去?”

“好的。”秦晓婷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看上去似乎情绪不太好。

回去的路上,秦晓婷怀里抱着秦小蓓,目光看着窗外的霓虹怔怔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晓婷不开口说话,林涛也就跟着沉默,认真的开着车子。

快到小区的时候,秦晓婷突然默默的流起了眼泪,声音有些哽咽又委屈的道:“小弟,你说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这辈子要遇到张子龙那种人渣,到刚才他还一口咬定我在外面有野男人,把这一切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我自从嫁给他之后,一直为这个家付出,从来没抱怨过,没想到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老天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林涛听了秦晓婷的话,轻轻叹息一声,柔声道:“姐,振作一点,你应该往好的方面想,至少你现在已经摆脱了那个人渣,还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又认了我这么一个帅气的弟弟,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秦晓婷见林涛这么认真的夸他自己帅气,忍不住笑了起来,抹着眼泪啐道:“脸皮真厚,你很帅吗?”

林涛笑了笑,“不帅吗?”

秦晓婷见林涛盯着自己看,芳心一阵乱跳,有些羞赧的低下头,轻声细语的说:“才不帅呢。”

……

回到浮云阁小区,秦小蓓已经睡熟了,车子停好之后,林涛扭头问坐在副驾驶座椅的秦晓婷,道:“要不要去跟你爸说说刚才发生的事情?”

秦晓婷忙摇头,愁眉苦脸的说:“别说了吧,他年龄大了,我不想他再为我的事情操心。”

林涛便点头,“也是,反正事情已经解决了,没必要让秦叔跟着操心了。”

“小弟,今天真的要好好的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出现的及时,恐怕……那个畜生又得了艾滋病,如果真被感染上,我真没法活了。”

“姐,以前的事情就别再提了,而且以后也不用跟我这么客气,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秦晓婷红着脸悻悻的看着林涛,小声问道:“小弟,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说完,便感觉脸上有些发烫。

林涛装作没心没肺的嘿嘿笑了起来,说:“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秦晓婷就知道林涛嘴里说不出什么正经话来,啐了林涛一口后,美眸往上一翻,推开车门,抱着秦小蓓朝车外走,边走边说,“真话假话都不想听了。”

……

回到秦晓婷的住处,林涛刚把门关上,秦晓婷就忍不住好奇的问林涛,“隔壁的小空姐还没回来呢?”

林涛苦笑的摇头,说:“她这次飞海外航班,估计还需要几天呢。”

秦晓婷将睡熟的秦小蓓放回婴儿床,然后轻轻关上房门这才跟林涛说:“那你这几天就在我这里吃饭吧,不过等到星期一我就得去上班了,没时间再给你做饭。”


林涛问道:“你去上班了,小蓓怎么办?”

秦晓婷唉声叹气的说:“能怎么办,白天放在我爸的中医馆里,下班了再去接回来。”

林涛皱眉道:“这可不行,小蓓还这么小,秦叔年龄又大了还是个男人,怎么照顾的好小蓓,要我看啊你就别去老乌的公司上班了。”

秦晓婷柳眉轻轻一挑,开玩笑的说:“我不去上班,你养我啊?”

“正有此意!”林涛正色的说道。

“你现在都还是个无业游民呢,拿什么养活我呀。”秦晓婷边说边笑着进了厨房,然后从厨房探出个头来,对林涛说:“过来帮我摘菜。”

“好嘞。”

林涛答应一声,进了厨房。

“会摘菜吗?”秦晓婷指着地上的青菜问道。

“会,以前在部队进行野外训练的时候,那大山里的野菜野味都是我自己来弄,还真别说,慢慢把厨艺给锻炼出来了。”

秦晓婷正从冰箱里拿出猪肉来,听了林涛的话,便抿嘴笑道:“没想到你还当过兵呢。”

“你没想到的还多呢!”

林涛蹲在地上摘菜,秦晓婷则站在他旁边切着案板上的猪肉。林涛的目光顺着秦晓婷穿着碎花短裙而露出的大腿看到笔直如白藕般的小腿,再到足踝,他发现秦晓婷不仅长的漂亮,连肌肤都白里透红,毫无瑕疵。

林涛看的忍不住偷偷哽咽了一下喉咙,身体有些燥热,于是赶紧将目光移开,干咳一声,说:“姐,我说真的,你别去上班了,就在家好好照顾小蓓,我现在有工作了,而且赚的不少,可以养活你跟小蓓。”

“啊?”

秦晓婷放下手上的菜刀,扭头看着林涛,好奇的问道:“你前两天不还没工作吗?这么快就找到了?”

“是啊,而且忘了告诉你,我就在乌总手里做事,他已经把他手里的一家高档夜总会交给我打理了,夜总会的收入我跟他平分。”

秦晓婷惊的瞪大了美眸,“你们什么时候又取得联系了?你救他的那天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拒绝了他的挽留吧?”

林涛笑着点头,道:“不过昨天在机缘巧合我又遇到他了,作为他的救命恩人,我管理他一家夜总会也无可厚非嘛。”

秦晓婷咂舌道:“一家夜总会一年的纯利润至少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呢,就这么分你一半,这个乌老板也太豪爽了吧。”

……

之前,老乌接到一个电话后便急急忙忙的跟林涛以及王三彪取消了出去找乐子的事情,独自驾车朝着省市周边的郊区开去,一直开了一个多小时,在一座大山下的一个羊肠小道停了下来,将车子停在了隐蔽的位置,这才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对方接通后,老乌脸色露出笑意说:“亲爱的,我已经到了,你在哪呢?”

也不知对方说了什么,老乌连连称好,然后把电话给挂断了。过了大概十五分钟,一个穿着白大褂,身材偏中的中年女人出现在了老乌的视线,然后轻车熟路的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马莉,这么火急火燎的把我叫过来,是不是山上出什么事?”老乌脸色有些焦急的忙问道。

叫马莉的女人看上去四十出头,肤色一般,长相也一般,但眼神充满野性,进了车子之后就脱去了白大褂,露出里面穿着红色短裙的暴露身躯,翘着二郎腿望着老乌。

她原本是省城一所大学生物化学系的教授,自从遇上老乌,跟老乌有了婚外情之后就被老乌拖下了水,帮老乌研制新型毒品,而他们的制毒窝点正好在这个鸟不拉屎的荒山之中的一个天然洞穴里,藏的极为隐蔽。

而且老乌从来只跟马莉单线联系,包括他最信任的王三彪都不知道制毒窝点在那。

这也是警方为什么迟迟找不出老乌制毒窝点的原因所在。

马莉见老乌只是关心他的毒品,丝毫没有想念自己的意思,便冷哼一声,眯着眼睛道:“如果我不打电话告诉你山上出事了,你是不是打算三五个月见我一次?”

老乌见马莉带着怨气,忙赔笑的说:“怎么可能,我正打算这两天忙完了公司的事情就来看你的,你也知道这两年出了个狼帮,处处跟我较劲,把我搞的是焦头烂额,这不昨天还去我的夜总会砸场子,幸亏我最近招揽了一个高手,否则又得吃大亏,以后再也不会处处被狼帮那群该死的混蛋压制了。”

马莉不屑的瞥了老乌一眼,说:“我才不关心你的那些破事,我只关心你在不在乎我,我可警告你,如果你只是为了利用我而跟我好,不是真心对我,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山上的那些研究成果我随时可以让它们全部化为灰烬!”

老乌听了马莉威胁的话,赔笑的说:“我怎么可能是为了利用你,我对你绝对是百分百的真心,我可以发誓。”

“切,你们这些男人发誓就像是家常便饭,你以为我会信你?”

老乌如同变魔术般手中多出一个红色的锦盒来,笑眯眯的递到马莉面前,道:“打开来看看。”

“什么东西?”马莉好奇的接过,打开一看,竟是一个极大的钻石戒指。

女人嘛,有几个不爱钻石戒指这类奢饰品的。

“算你还有点良心。”马莉的脸色缓和下来,自顾自的将戒指戴在手指上看了看,然后伸到老乌面前,问:“好看吗?”

老乌连连点头,“好看好看,这戒指太配你的气质了。”

马莉冷哼一声,说:“今天就饶过你了,不过我得提醒你,赶紧跟你家里那个女人离婚,听见没?”

“好好好……”老乌忙说:“等新产品一研制成功,我马上跟她离婚。”

马莉这才露出笑,然后把锦盒放到一边,一脸媚笑的迈开腿跟老乌胸贴胸的坐在驾驶座椅上。

紧接着在老乌粗重的呼吸声中,马莉解开了老乌的皮带,褪去了老乌的裤子,将老乌里面那焉不拉几的玩意释放出来,用手拨弄了几下,便抬起臀部,对准位置缓缓的坐了下去。

顷刻间,车子在黑暗的羊肠小道中摇摇晃晃起来,夹杂着男女的低哼声……

……

秦晓婷做完饭,将菜端上桌子,朝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林涛喊道:“小弟,过来吃饭。”

林涛笑眯眯的起身,说:“姐,咱们喝点酒庆祝一下吧?”

秦晓婷没好气的道:“又没有什么喜事,有什么可庆祝的?”

林涛说:“怎么没喜事了?你摆脱了人渣获得了新生,而我认了个美女大姐,这不都是喜事么?!”

秦晓婷抿嘴一笑,点头说:“勉强算,好吧,那我陪你喝点,不过我酒量不好,只能陪你喝点红酒。”

“成,没问题。”

秦晓婷去酒柜拿了一瓶红酒出来,打开后倒了两杯,递给了林涛一杯,端起高脚杯正要敬林涛时,林涛笑着抬手阻止,“先等等。”

说着,从钱包里拿出老乌给他的那张五十万的黑金银行卡,推到秦晓婷身边,说:“姐,这卡你拿着。”

秦晓婷惊讶道:“你这是干什么?”

林涛撇嘴笑道:“里面有五十万,是老乌给我的报酬,你拿着用。”

“五十万?”秦晓婷先是一愣,旋即忙摆手,“不行不行,这太多了,我怎么能拿你的钱,我不要。”

林涛握住了秦晓婷的手,硬将银行卡塞进了她手中,说:“姐,我说过,以后我养你,这卡你必须拿着!”

秦晓婷被林涛霸道的握住双手,俏脸不自觉的红了红,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了。

……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