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求人办事请吃饭,两杯酒下肚后悔了

爆笑七分半2019-06-30 04:28:17

正文第一章 隔壁村王寡妇

“药、药、切克闹,你的脑残我有药~”哼着小曲,陈明走在密林之中,目光不断地在周围的花草上扫过。

他的背篓中已经满是草药,虽然说不能从根源上解决医馆药源不足的问题,但是撑过几天还是可以的。

突然,陈明一怔,随即眼前一亮,快步往不远处跑去,而后趴在一个巨石旁边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居然是冬虫夏草啊,而且这么多!没想到居然可以找到这么多珍贵的草药,真是太幸运了,哈哈哈!”

陈明笑着,开始小心地用小铲子挖药材,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好像是在照顾知道刚刚出生的孩童一般。

当陈明把药材挖完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背篓满了,他就把那些常见的草药丢掉一些,然后继续挖冬虫夏草。

“呼,可算挖完了,累死我了。”陈明瘫坐在地上,看这身旁的背篓,傻傻的笑了。

潺潺的水流声传入耳中,把陈明从挖到珍贵药材的喜悦中拉了回来。

陈明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站起身来:“挖了这么多药材,居然连一口水都没得喝。既然这里有水,那就去好好喝个痛快!”

他站起身来,背上背篓,循着水流声走了过去。

水流声越来越大,而陈明也走的越来越快。终于,当陈明拨开了一个草丛之后,一泓清澈的山泉出现在了陈明眼前。

随之映入陈明眼帘的,还有一个白花花的、丰满的女人身体。

陈明当场愣住了,好半晌,才吞了一口口水,慢慢的缩了回去。

“幸好那个女人没有转过身来,不然就完了。”草丛后,陈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那雪白的身体却一直浮现在陈明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要么……再看一眼?

陈明一愣。自己怎么会有这么龌龊的想法?

不过,机会了只有这么一次,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

想到这里,陈明一咬牙,心一横,又微微拨开了草丛,把头探了出去。

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那个女人却把身子转了过来,而陈明也终于看清楚了那个女人的脸。

“隔壁村的王寡妇?!”陈明不禁惊呼出声。

“谁!”而陈明的声音自然也惊动了王寡妇,王寡妇下意识地蹲在水里,警惕地望向四周。

而陈明也终于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打草惊蛇了,忙转身就往回跑。

陈明慌不择路,只知道不断地跑,也不在意跑了多远。

在他看来,这种事如果被抓住了,那今后的人生就全毁了,说不准还会被王寡妇赖上……虽然王寡妇长的确实美艳,但怎么说,她都是死过男人的寡妇啊!

胡思乱想着,陈明终于抬起了头来。

“嗯?这里,是刚才挖到冬虫夏草的地方?”陈明一阵苦笑,跑了半天,居然是在兜圈子么?

正当此时,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陈明一怔,额头上微微渗出细汗,同时不断后退着。

突然,陈明只觉得脚下一空,直接掉进了巨石旁边一处被草丛覆盖的隐秘山洞。

“嗯?奇怪,刚刚这里明明有声音的啊,难道听错了?”

与此同时,王寡妇也从巨石后边走了出来,见到这里一个人也没有,也是诧异不已。

“算了。”她摇了摇头,再次去别处寻找了。

陈明自然是不知道危机已经解除。此刻的他正躺在黑漆漆的山洞里,神色慌张地向四周张望着。

一伸手,陈明触碰到了一个石头一般的、硬邦邦的东西。

他把那个东西拿了起来,放在眼前仔细看着。那是一个白色的东西,所以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陈明才能微微的看到它。

把这东西放到眼前,陈明才终于看清了这个东西——一个头骨。

“切,原来是一具头骨……卧槽头骨!”陈明一激灵,忙将那可怕的东西甩出了老远,然后向着一旁跑去。

一想到刚才自己捧着那个东西放在了眼前,和它脸对脸,陈明就一阵后背发凉。

“咚!”

慌忙逃窜中,陈明似是撞翻了什么东西,同时他的背篓也猛地一沉,但此刻的他却哪里会在意这个呢?

终于,陈明找到了洞口,连滚带爬地攀了上去。

但还未等他松一口气,却又猛然听到,洞外好似有些什么奇怪的动静!

陈明心里微微一紧,听着洞口传来的喘息声。

“难不成……是居住在这洞里的生物?!”陈明心里咯噔一下,不禁捂住了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哪怕一点儿声音,随后才慢慢地拨开覆盖在洞口的草丛。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陈明目瞪口呆。

却见一个女人正解下裤子,正坐在一块石头上,手放在某处动作着。而那喘息声,却正是这女人所发出的。

“王寡妇?!”陈明眼角抽了一抽,难道现在的寡妇都这么饥渴么?居然在荒山野岭就能干出这种事?

不过下一刻,陈明便了然了。

王寡妇新婚不久,丈夫便在矿上遇到了矿难。在村里,她受着思想保守的老一辈的谩骂,说她克夫之类的。

不过陈明知道,这事情和她没关系。但她却一直这么忍受着,如今才二十六岁,却仍然没有改嫁。

“这么多年,肯定是有这方面需要的。难道她都是这么解决的?”陈明瞪大了眼睛看着王寡妇。

那姣好的面容因为快感而微微发红,朱唇里散发出阵阵的喘息,她的衣衫凌乱,裤子褪到了脚踝,一只玉手正按在那里不断动作,令陈明不禁血脉喷张,下体也抬起头来。

陈明依旧捂着嘴巴,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

“嗯啊……”

突然,王寡妇猛然间加快了动作,同时嘴里也发出诱人的娇吟。

紧接着,她像是到达了顶峰,整个人双腿猛地绷直。

“啊……陈明……”

王寡妇猛然喊出了声,同时开始微微抽搐,随后便是剧烈的喘息。

“噗!”

听到王寡妇的呼喊,陈明再也忍受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

我居然会是王寡妇的YY对象?!

“谁!”

而王寡妇又是猛地一惊,赶忙提好裤子,向这边走来。

正文第二章 八荒针典

跑!

在短暂的愣神之后,陈明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与其在这里等着被抓个现行,倒不如拼上一把,也许她还来不及看到我的脸呢!”陈明咬了咬牙,双臂猛地用力,从洞中跳出,然后向王寡妇的反方向跑去。

陈明突如其来的身影倒是把王寡妇吓了一跳,但就是在王寡妇愣神的片刻,陈明便飞也似的跑开了。

他不敢回头看看王寡妇的反应,生怕这一回头便会被认出来。

“希望不会被认出来吧!”陈明嘀咕着,脸色臊得通红。

偷看人家做这种事,这也太荒唐了吧!

陈明不记得自己跑了多远,也不记得自己回来的时候日头到了哪里。

他只知道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一时间,挖到冬虫夏草的喜悦感一扫而空。

“呼…呼,好累啊……”陈明无力地将背篓扔在了地上,然后便倒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陈明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看着紧闭的医馆大门,陈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如今西医如日中天,中医逐渐没落,没想到竟然已经到了门可罗雀的地步!”摇着头,陈明站起身来,穿上衣服。

“对了!昨天还挖到了一些冬虫夏草,要赶紧拿去晒干才是!”陈明猛地一拍额头,匆匆跑向大堂。

装着冬虫夏草的背篓还静静地躺在大堂的桌子旁。

陈明快步走了过去,正准备趴下亲吻一下那些药材的时候,却猛然发现背篓里多了一个漆黑的木质锦盒。

“什么时候我的背篓里多了一个木匣子?为什么我没有半点印象?”陈明皱起了眉头。

蓦然间,陈明想起了自己昨天在山洞里面的时候,被一个骷髅头吓到,慌忙间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

“我记得那时候我的背篓一沉,应该就是那个时候。”陈明点了点头,又看向了那个黑色锦盒,“可这又是什么东西?不会又是个骷髅头吧?”

陈明打了一个冷战,说实话,昨天那一下是真的把他吓得不轻。

可是,再大的恐惧也无法战胜陈明那颗好奇而又躁动的心。

“就打开看一下下,应该没啥问题吧?”陈明说着,手触到了锦盒的缝隙。

锦盒没有上锁,但可能是因为年代长了的原因,陈明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这个锦盒掰开。

料想之中的骷髅头并未出现,而金银财宝什么的更是没有。锦盒之中静静躺着的,是一本发黄的古籍。

那古籍是线装本,不过可能是时代真的太过久远,装订的丝线已经变得腐朽不堪。陈明只是轻轻碰了碰,便化作了灰尘,而那古籍也变成了一张张残页。

“八荒针典?”陈明看着书页上的四个篆体大字,眼中闪过一丝怀疑。

“幸好因为要时常查阅医书古籍,倒是学过篆体文字。不过这书名,却怎么看都像是忽悠人的啊,难不成真的有武林秘籍?”陈明沉吟着,翻开了古籍的第一页。

本来,陈明对于这本书是万分鄙夷的,若不是把它当做消遣,说不准陈明还真就把这本书扔到灶台里边烧了。

不过,当他翻开书页看了这本书之后,眼睛却是再也没有离开过书本,并且他的心中也翻起了惊涛骇浪!

“这是一本医书!一本关于针灸的医书!而且这里面针灸的手法,简直闻所未闻。不过细思之下,却有着出奇的效果!这是……无价之宝啊!”陈明狂喜着,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

陈明说着,贪婪的翻阅着满桌的书页,恨不能把每个词,每个字都记在脑中。

书页不多,只有十二张,每张也只有区区不足白字。不过就是这一千余字,所蕴含的信息量却极为巨大。

日落西山,陈明这才依依不舍地放下书页,仔细回味着方才所看过的内容。

“果然是惊世之作!可惜,只不过是一部残卷。”陈明叹了口气,但眼神中却是精芒不减,“不过即便如此,也够我受用的了,想必按照残卷中的针灸手法来行针的话,医馆会很快振兴起来的吧?”

陈明正这样想着,突然,医馆的门便被敲响了。

“谁?”

陈明警惕的将残页放回了锦盒,然后将之放到床底,这才转头问道。

“陈明哥,是我,玲珑。”

门外传来了一个甜甜的女声,似乎是有些紧张,她说话带着颤音。

“啊,我马上就来。”陈明松了口气,跑向了医馆大门。

陈明打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果然是那张腼腆中带着羞涩的面容。

赵玲珑是陈明村里的一个屠户的女儿。在赵玲珑五岁的时候,屠户出了意外死了,只留下赵玲珑和她的母亲凭借着屠户积攒的家财相依为命。

不过,这家财再多,也有用尽的时候。如今,赵玲珑和她的母亲便过的非常拮据。虽说赵玲珑长得非常漂亮,提亲的人也不少,但不知为何,都被赵玲珑婉拒了。

“你怎么了?”陈明皱起了眉头。

其实陈明早已经发现了赵玲珑的异样。

从三年前开始,赵玲珑便一天天地消瘦、虚弱了下来,虽说不怎么明显,但身为医者,陈明还是发现了这情况。

但是今天,赵玲珑却虚弱非常,甚至走路已经都有些困难了,真不知她是如何走到医馆的。

“陈明哥,我的时间不多了。”赵玲珑露出了艰难的笑容,向着陈明踏出一步,却猛地一个趔跙。

陈明一惊,忙扶住了赵玲珑。

赵玲珑对着陈明浅浅一笑,但那笑容中却带着难以言喻的苦涩。

“陈明哥,不瞒你说,我其实得了一种怪病。”赵玲珑看着陈明,眼中泛起泪光,“我的身体,一天天地虚弱,可是,去了好多城里的大医院,钱花了不少,可都没有查出啥毛病。”

赵玲珑终于忍受不住,眼泪簌簌而下:“陈明哥,现在我浑身没有一点儿力气,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快死了……”

赵玲珑倚在陈明身上,呼吸逐渐急促起来。可就当赵玲珑开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她却身子一软,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