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戒

杯中物心中情2019-11-16 13:34:25

一对情侣手牵手,一起漫步在静谧的村道上。男的高大,女的小巧,好似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们每年都会在结婚纪念日的那一天,去光临一家打造银器的昏暗小屋。


那年冬天,他们裹着一件厚重的衣服进入一家银器店。里面各种各样的银器乱了他们的视线,素色的银闪烁着独属于银器的光芒,琳琅满目的是各种各样的银种,白银,素银,苗银……他们精心挑选着银戒,想挑一款作为他们爱情的象征。但囊中羞涩,生活捉襟见肘,他们好不容易看中了一款,却被上面的标价,生生吓退。他们从口袋里摸出全部的钱,乞求老板可以便宜点卖给他们,但是被拒绝了,不仅如此,还被恶语相向,被推倒在雪地里。

那天,雪下得好大好大,好似要把他们淹没了一样。

男子把女子从雪地里扶了起来,深一脚浅一脚在雪地里行走,男子发狠的说,“等我赚了钱,我一定要把所有的银器都买下来,全部砸在他们身上。”女子笑笑没有说话,急促的呼吸,脸色不正常的泛红,手臂雪还冰。男子急了,他把女子抱在怀里,用宽大的身体挡住刺骨的寒风,“别怕,我在你旁边。”他携着女子的身躯,敲响了旁边一个小店铺的门。

门开了,一个矮小的老头探着脑袋出来了。

“老人家,向您借个地给我未婚妻歇歇,她现在很不舒服。”男子神情局促,紧紧地把女子护在怀里。

老头让出了半个门,“外面冷,快进来吧。”

男子扶着女子进入了昏暗的小屋,一阵热浪扑来,让男子眼前一阵恍惚。

老头递了一海碗热水,让男子给女子服下,女子坐在坑上,靠着男子的肩膀,静静地调整呼吸。男子看着女子渐渐恢复了正常,才暗暗打量起这件店铺:昏暗的小屋,唯有一盏台灯在桌子上暗暗张扬着它耀眼的光辉,桌案上放着各式各样的刻刀,不甚透彻的玻璃柜里摆放着几枚银戒、长命锁,它们不像刚刚那家店里的银器那么闪亮,但各自散发着它们独有的光彩。

“你们结婚了么?”

男子目光黯淡了下来,“没有,我连婚戒都买不起,谈何给她幸福。”男子的话语中透着一份畏缩。

“我儿子这些年也不知在哪,都没回来看看我。”老头看着眼前的男子,想到了长久没见的儿子,“这些年,我一个人经营者这间小银铺,也算是一种乐趣。”

“老大妈呢?”

“走了”老头眼中含着一丝眷恋,“都走了,一个人守在这里,看他们别的店铺里有什么白银,千足银,苗银,素银……各种各样的银种运过来,而我却光光守着个纯银,你说我是不是傻?商行里都说,纯银成本高,销量又不好。可我就想守住那份没有杂质的爱情,你说我是不是傻?”老头语气激荡,“我就是不想忘记换,不想忘记她”,老头顿了顿,“看到你们,我就想到我和她,当年也是这样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但她还是嫁给了我。日子刚好过一点,她就离开了,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

“老伯伯,大妈一定会在天上看着你,希望你过的好。”男子怀中的女子悠悠转醒,看着眼前神情的老人,开口劝道。

老头目光透过眼前的这对情侣,想到了自己的老伴,“是的,她一定希望我过的好。”

老头从坑里摸出了一个铁盒子,上面蒙了一层黑灰,小心翼翼的端到怀里,轻轻的抚摸着这铁盒,好似抚摸着自己心爱的恋人。

他从里面打开,摸出了一个锦盒,放在了男子的手心,“这算是给你们的新婚礼物吧”,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到了外院,坐在门槛上,点了一支旱烟,“歇够了,就走吧。”

男子打开锦盒,一对雕刻精美的银戒,每一条纹路都刻的活灵活现,男子把银戒戴在了女子右手的无名指上,竟如此契合,好像专门定制的一样。

“爱情,一生不变”女子握着男子的手,四眼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