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的袖珍礼盒——番红花城

世界遗产地理2019-05-14 15:15:41

回忆起身在土耳其的日子,曾经在日落时分,对着高贵的蓝色清真寺和圣索菲亚大教堂里艳丽的壁画目眩神迷,这些昔日的帝王巨制成就了旅行中的宏大叙事。但更令我不想离开的,是北部的小镇萨夫兰博卢(又名番红花城)。

撰文、摄影/沐昀

用脚步点亮历史

从伊斯坦布尔出发的城际大巴,抵达番红花城时是清晨6点。潮湿的空气中,我仿佛来到了另一个国家。

天空将亮未亮,我在路灯下从新城的水泥路走到老城的鹅卵石路。将近两公里的山路崎岖不平,深蓝的天空逐渐变成浅蓝。番红花城的房屋大都依山而建。继续向南,看到一面巨大高耸的石墙,斑驳的花砖墙上有古朴的小窗,如同中世纪的巍峨堡垒。

然而番红花城的精髓并不在于某座出类拔萃的寺院和驿站,而是这里的民用建筑带来的整齐美感。走入番红花城的鹅卵石小巷,如果仔细观察,还会发现外墙上精致的奥斯曼风格木雕彰显着屋主的身份和品位。


生活融入美食

在被誉为中、法之后世界第三大菜系的土耳其,食物从来不仅是用来填饱肚子的,在番红花城也是如此。数世纪以来,这里居民的生活状态没有多大改变。在爬满葡萄藤的小路上,经常可以见到一桌土耳其人围坐在树阴下喝茶谈天,羊肉的香气随着嬉笑怒骂缓缓飘来。


并不是只有中国人在吃上一丝不苟,土耳其人选择食材也近乎苛刻,原料都要追求极致的新鲜感。在番红花城,找不到伊斯坦布尔满大街的鸡肉或牛肉旋转烤架,赫赫有名的快餐——土耳其肉夹馍,在慢节奏的小镇并没有多大的市场,人们更愿意坐在餐桌前等待一份手制的佳肴。


小小的家庭餐馆都藏在深巷中,每天的菜谱根据当日采购到的新鲜食材而定,很少使用反季节的原料。而来到这里不尝一尝番红花的味道实在说不过去,这种珍贵的香料到了番红花城,多到可以用来做三角饺的填馅。


午后的番红花城在斜阳下显得温暖而慵懒,无论在哪儿,一杯清透的红茶都是土耳其人早、午和晚餐必不可少的饮料。


花城毗邻黑海的茶叶产区,超长的发酵时间让这里的红茶变得非常苦涩,方糖是不可或缺的伴侣。如果你也融入了这样的传统,就不会嫌弃佐茶的土耳其软糖和开心果蜜饼太过甜腻了。



无处不修行

无论是大都市还是小乡村,土耳其人的日常生活都少不了两项活动:礼拜和沐浴。对一个外乡人来说,身处其中都能让我得到难言的神圣感,礼拜的穆斯林与真主对话,而土耳其浴室里的氤氲雾气间,你将与自己对话。


当初升的朝阳染红了柯普吕律·穆罕默德·帕夏清真寺尖顶上的云霞,这座始建于1661年的清真寺还未苏醒,钢盔一般的圆顶和石制的寺院外墙显得甚为坚固,高耸的宣礼塔孤零零地刺破青天。


番红花城的穆斯林每天会做五次礼拜,身处小城之中,宣礼塔喇叭飘出的唤礼声,在日出前、正午、下午、日落和睡觉前会响彻小镇的天空。穆斯林会放下手中的工作,从四面八方走来,在大理石盥洗池脱下鞋袜洗净双脚,进入内堂跪拜诵经,千百年不曾有一日中断。即便不是信徒,也会为这种敬意而动容。

在清真寺的旁边,有一座同样古老的圆形穹顶建筑,Kazdaloulu Meydan是全土耳其最有名的公共浴室之一。



在那个短暂的秋天,我走过了土耳其的8座城市。这个国家既有奇诡绝伦、仿佛不属于这个星球的卡帕多吉亚,也有发展迅猛又敬畏传统的孔亚,而这座小如蓓蕾的番红花城,让我感到绚烂历史下的朴实与淡泊。

本文有删减,更多内容详见《世界遗产地理》8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