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寻人!齐河小伙正月初四走失,家人确认监控就是他,四天四夜,他是咋过的?

小溪办事2019-05-14 01:46:54

德州齐河一个小伙子,叫靳明水,在大年初四从家中返回济南长清打工,可是他却在济南市区转车过程中,和家人失去了联系。

靳明水的哥哥:初四中午九点多从家里走的,本来是要到长清去打工,然后就是到了中午就联系不上了。

靳明水的父亲:我给他打了电话,上车的时候是九点四十吧,那时候还接呢,到十一点多我再给他打就关机了,要不就是无法接通。也给他公司的老板打了电话,他那边说也没去。

失联的当天晚上,靳明水的家人立即赶到了齐河汽车站,当天值班的公交司机告诉他们,靳明水乘车到了济南,并在济南长途汽车站附近下了车。按照这个线索,特派员找到了位于济南市天桥区的济南长途汽车站,看看那里的摄像头有没有记录下他的踪迹呢?

靳明水的哥哥:我们去派出所调了监控,发现在11点多的时候,看见他在这里下了车,然后横穿了马路,再然后就看不见了。

派出所的监控录像证实,靳明水确实来了济南,但是线索到这里也就断了。由于靳明水患有智力障碍,这让家人更加担心他的安全。

附近商户:初四哪有几家开工的,可能就前面这一家开工了。开门的很少。

附近商户:初四我倒是开工了,但是咱们不注意外面是什么情况呀!

特派员询问了附近店铺和居民,大家对这个小伙子都没有印象,我们只好先留下靳明水的信息,让他们帮忙留意。同时,在靳明水出现的济洛路附近,还有其他监控摄像头,特派员找到了附近的街道办事处,希望能从监控中发现一点线索。

济南市官扎营街道办工作人员:你看就这一个监控管用,其他几个都坏了,这个监控是济洛路和堤口路路口的。

该监控摄像头位于靳明水下车位置南面的路口,虽然无法断定他会往这个方向走,我们还是按照推算出的时间点,翻看了当天11:30前后的监控视频,没想到还真的发现了靳明水的行踪。

靳明水的哥哥:这个是,这个是,这个是他,确定是,你看,沿着路口去了堤口路,往西去了。

在济南官扎营街道办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我们在监控画面中是发现了靳明水的身影,他自东往西穿过济洛路,然后似乎是沿着堤口路往西去了,可是他为什么往西去了呢?接下来靳明水究竟又去了哪呢?

 

靳明水的哥哥:西边有一个客运转运中心啊,他是不是去那边坐车去了?

监控画面中的靳明水,手里多出一个礼品盒,靳明水的父亲记得,他交代儿子回去的路上给老板买点礼物,之前靳明水下车可能是去买东西了,那东西也买了,接下来就应该坐车去长清,也就是说靳明水即有可能是在济南市区走丢的,也有可能是在长清走丢的,我们给靳明水的老板打了电话,让他去长清汽车站附近打听一下,同时,我们沿着堤口路一路往西继续寻找。

“初四,大概是十一点四十左右吧,对从西边过来的,大概是十一点四十左右吧。”

“没有啊,没看见。”


因为汽车站附近人员流动性比较大,没有人见过靳明水,在堤口路和济洛路的路口发现了他,可是在商铺,却又断了线索,那靳明水究竟有没有去前面的客运中心坐车呢?接下来咱们就去前面的客运中心打听一下。

靳明水的哥哥:这个这个,就是这个手里拿着东西就是他,他跟这个三轮车聊什么的?上车了,他上了这个三轮车了。

工作人员帮我们调取了进站口的监控视频,在12:04分左右,靳明水出现,画面中,他和门口一个三轮车司机聊了几句,随后上了对方的三轮车,沿着堤口路往东去了。更巧的是,靳明水的家人在进站口也找到了画面中的这位三轮车司机。

三轮车司机蒋师傅:哦,是不是齐河来的?对,然后脑子有点不清楚是吧?对,我想起来了,我把他送到电视台了,对,他说他要去上电视录节目呢!


看过靳明水的照片后,蒋师傅想起来,初四那天,他确实拉过这个小伙子一趟,并把他送到电视台门口,可是明明要去长清打工的靳明水,那天为什么突然要跑到电视台去呢?

三轮车司机蒋师傅 :就是这个门,我把他拉到这,他下车了,进去之后,还往那边走,我还跟他说去电视台不是这个门,是那边那个门。


我们带着蒋师傅来到电视台门口,他详细给我们描述了那一天的情况,但是至于靳明水究竟为什么会到电视台来,到电视台之后又去了哪里,他就不得而知了,线索再一次断了,同时已经到了下班时间,要等到第二天才能联系调取这里的监控,最后我们试着再次拨打靳明水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一天的寻找,虽然发现了靳明水的一些踪迹,但是线索总是时断时续,特派员也积极联系把靳明水的信息,照片等都留给了车站工作人员,附近的居民、商户,就在第二天一早,我们准备继续寻找线索的时候,突然接到靳明水家人的电话,说小伙子已经回家了。

电话采访靳明水的哥哥:已经找到了,昨天晚上十二点多回来的,给我们打的电话,我们过去接的,在水屯路一个回收站那里找到的。

特派员接到靳明水家里人的电话,说是小伙子已经找到,并且连夜被家人接回家,于是,特派员赶往德州齐河,看看小伙子现在究竟怎么样?


“快来,你姐姐哥哥过来看你了,找了你一天呀昨天。”

在德州齐河县的靳家庄,我们见到了刚刚回到家中的靳明水,虽然走失多天,但是小伙子精神状况还算不错。

靳明水:手机丢了,一下车就丢了,我就在山东台和济南台转悠了一夜,睡了一夜。后来就去了垃圾站那里。

靳明水说自己坐三轮车到了电视台后,在电视台附近呆了一夜,最后自己又转悠到水屯路,被一家废品收购站暂时收留了。至于自己为什么要去电视台,又怎么跑到水屯路都,小伙子支支吾吾自己也说不清楚。


“那你这几天怎么不给你爸爸打电话?家人很着急。”

“我觉得丢人啊!”

“丢什么人?”

“就是觉得走丢了不好意思。”

靳明水的老板听说他已经安全回家,也专程从长青赶过来看望他。

“这几天也是抽时间一直在找,到济南找,在长清找,在我那干活,我也是不敢怎么着,就是让他帮帮忙,他毕竟这个脑子也不太好使。以前都没出现过这些事。”

好在是安全回家了,感谢一直帮忙寻找的车站和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以及周边的商户和市民,还有最后收留他的废品站,靳大叔表示当天因为是夜里,没来得及好好感谢人家,过几天准备带着儿子一块来济南再次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