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来客登记

无稽文艺2020-09-15 12:42:04


最近一段时间,幸福小区接连发生好几起盗窃案,但小区门卫并没有发现可疑人物,查看监控录像也是一无所获。为了保障大家的财产安全,物业公司除了要求值班门卫加强警惕性外,还特意设置了来客登记制度,凡是进入幸福小区的陌生人必须填写个人基本信息及来访目的。


这天午后,值班师傅孙毅正呆在传达室里无所事事,一个戴着小墨镜大口罩的年轻人匆匆忙忙走进小区。孙毅急忙从屋里跑出来,大声说道:“嘿,小伙子,干什么的?没看到‘来客登记’的牌子吗?先进来登个记。”


年轻人跟随孙毅进了传达室,一语不发地在登记簿上填写着。


刚写了没几个字,孙毅嚷嚷起来:“年轻人怎么这么不知节俭,你上面空着这么多行准备干嘛?”


年轻人迟疑了一下,说道:“这几行上面有字啊。”


孙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扯着嗓门喊道:“你当我是瞎子啊?”随即大手一挥,向坐在沙发上的一个人说道:“老刘,你来看,这小子在搞什么鬼。”


老刘凑过来,看了看登记簿,果然在年轻人写字的上方,有三行表格是空白的。


年轻人皱了皱眉,低声道:“师傅,不瞒您说,我有阴阳眼。今儿个我是来找我叔的。听说你们这儿最近经常发生盗窃案,却一直没抓到嫌犯,我叔就让我来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作祟。”年轻人停顿了一下,指了指登记簿,“这几行上面确实有字,如果你们看不到,那么我猜测……”


听了年轻人的话,老刘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和孙毅面面相觑。室温四十度的炎夏,两人愣是惊出一身冷汗。关于最近发生的盗窃案,小区里确实流传着几个比较邪乎的 版本:没人看到小偷的真容,但居民的财物都凭空消失不见了。有个家伙曾信誓旦旦地称他有次凌晨起夜,亲眼看到楼下有一个白色影子,飘飘悠悠地穿过对面楼房 墙壁,消失不见。于是许多人怀疑小区里有鬼。刚才孙毅和老刘就在传达室里讨论这件事。


屋内的气氛瞬间凝重起来,还是孙毅打破了沉默,对着外面一个挎着竹篮的女人打招呼道:“张姐,又出去买菜啊?”


老刘和年轻人同时向外望去,这一望不要紧,年轻人顿时发出一声呻吟,身体向后趔趄了两步,双手用力扶住桌子才没有摔倒,接着他用虚弱的声音说道:“那女人身上有只小鬼,小鬼手里攥着大把的首饰。”


“什么?!”老刘大吃一惊,不可思议地看着年轻人。因为几天前张姐家里被盗,丢失了大量首饰!


老刘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地问道:“小伙子,你真有特异功能?”年轻人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能不能劳烦你帮我看看?我家就在不远处。”老刘急急地说道。


孙毅是个不信邪的人,见老刘这副德行,毫不客气地训斥道:“老刘,你瞎闹什么呢?这种事你也信?说不定这小子……”


老刘不耐烦地挥挥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哪有笨到自投罗网的小偷呢?”然后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继续道:“你别理老孙,他就是这种烂脾气。”


说完,也不管年轻人同不同意,便拉着对方走出传达室。


“老刘,出了事你负责!”孙毅在后面气愤地吼道。


半晌,老刘满面春光地回到传达室,向孙毅讲述着刚才的经历:“那小伙子到我家,帮我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说我家阳气很正,那些妖魔鬼怪绝不敢入侵。”


三天后,幸福小区再次发生盗窃事件,而且这次窃贼更加猖狂,竟然选择白天作案。案发地点是老刘家。


傍晚时分,满脸是汗的老刘跑到传达室,浑身颤抖着问孙毅:“老孙,今天有没有陌生的人来?”


“没啊。”孙毅放下报纸,随即“哦”了一声,“上次那个有阴阳眼的小伙子你还记得不,他今天又来找他叔叔。怎么了?”


“家里进贼了!我就出去一下午的工夫,东西就被偷了!快看看监控!”


俩人急忙打开监控录像,仔细查看。当看到那个阴阳眼的时候,老刘密切关注起来。录像里,阴阳眼和孙毅打完招呼后,迈着轻松的步伐进入了老刘居住的那栋楼房,不一会儿便从楼里出来,离开了小区。


“就是这小子偷了我的东西,他叔叔根本不住那栋楼!”老刘气得原地转圈,“老孙,你看看他的叔叔是谁?”


孙毅愣了一下,道:“我不知道啊,阴阳眼下午来的时候,和我打了个招呼,我没让他登记。”


“那上次呢?他第一次来不是写了吗?”老刘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胡乱翻着登记簿。


“上次他根本没写完就被你拉走了!我说过让你别信那小子,现在出事儿了吧?快报警吧。”


老刘无力地张了张嘴,颓然坐在沙发上。


警察到老刘家查看案发现场,却只发现老刘一人的指纹,询问嫌犯的体貌特征,老刘孙毅俩人也支支吾吾说不出来。警察只好发布通缉令,追捕一个戴着小墨镜大口罩的神秘年轻男子。


由于发生了如此恶劣的盗窃案件,作为门卫的孙毅严重失职,物业公司一气之下将他解雇了。


畅怡茶庄,年轻人坐在包厢里,将一只小巧的锦盒递给坐在对面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打开锦盒,取出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放在手里细细观赏:“早就听说刘文忠有一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却一直不知道他将其藏在何处。悬子,你是怎么猜到他把夜明珠藏到哪里的?”


“这么宝贵的东西,刘文忠肯定会珍藏在家里。那天我去他家,他一进卧室就紧张得要命,眼睛不停地往一个地方瞄,夜明珠藏在哪里,自然一想便知。”悬子得意地推了推眼镜,“对了,叔,您干嘛这么大费周章弄到这颗珠子?像前几次那样,我神不知鬼不觉地取来不就得了?”


“这样下去,警察迟早会查到我的头上,而现在,疑犯主动现身,他们就会集中精力追捕那个神秘年轻人,根本不会怀疑我。我也正好借此机会离开那个地方,避免以后 产生麻烦。有了这颗夜明珠,我也没必要再呆在那里了。”中年男子将夜明珠放回锦盒,“悬子,那些替换掉的监控录像带和我给你的目标照片,都销毁了吗?”


“当然。”悬子呷了一口茶,冲着对面的孙毅笑了笑。




离尹其他作品:齐天大圣 | | 诡谲、荒诞、大开的脑洞

                小说||夏蝉

本期作者:离尹,写作爱好者,本文选自【离尹短篇作品集】

本期图片:小歪,独立设计师,现居西湖畔,守着一间小屋和一个梦想。

本期编辑:陈晚风,微信号chenwanfeng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