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祭 —《父亲是永远的榜样》

泪盈吟诗歌2019-05-26 10:24:39



父亲的艰难与坚强 


父亲的命运本来可以不是一个天天脸朝黄土背朝天,辛勤劳作一生却总是贫穷大半辈子的农民。

和伯父、叔叔们一样,爷爷也送父亲去上了学。父亲读书成绩还不错,一直读到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就在国家快要安排非农工作时,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饥荒、通货膨胀改变了父亲的命运轨迹,当时许多学生都呼呼地回到农村去种粮种菜。就这样,父亲在当时的大饥荒风暴冲击下主动撤回了农村老家。而同村同读的另一位李姓先生因为没有撤回来,后来成为了一个在中国很长一段时期以来,让农村人、农民汉羡慕不已的城里的金贵的旱涝保收的工人阶级的一员,不用晒太阳不用淋雨,月月能领工资,衣服劳保单位给,生病生育有公费医疗,过节过年单位还发放节日礼品。而当了农民的父亲却总是在不停地与天斗与地斗,年复一年的洪涝灾害、两年一个“有计划”的生儿育女,没有经济收入却要买盐买灯油买生产资料,还要交给国家“公粮”,这些都使得父亲的农民生活一筹莫展,穷困几乎潦倒。

后来,父亲当了村小组会计,也算是多少对读过书上过学的父亲有一些心灵安慰。

七十年代初,粮食不足,家里限量吃饭,每个人一顿一瓦钵蒸饭,也就二三两,要知道,二三两米饭对农民是不够的,因为农民长年吃饭没有几滴油分,更没有肉吃,还得干重体力活。我想那时父母经常是饿着肚子干农活,因为连我这个小孩都总是没吃饱的感觉。为了填饱肚子,父亲就从集市上用大米换回来多一些的番薯干粒,加在米里煮熟了充饥。我清楚地记得家里有时还吃南瓜饭,父母亲叫我们别端着碗上屋外吃,怕被别人看见了笑话。



我也记得小时候过八月中秋节,我要父亲买月饼吃,父亲先是答应,可我一直等到半夜快睡觉时,父亲也没有买,我想父亲实在是没有钱。要知道,吃月饼当时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一件非常奢望的事,那个岁月曾经多少个中秋,我们一直都是有其节而没有其饼。

生活虽然如此艰难和困顿,父亲却从未停歇脚步,从未对生活对天地对周围有任何怨言,总是一直地起早贪黑在辛勤劳作和解决生活中的各种困难,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并最终把我们五个孩子养大成人,尤其还供我上了大学。

虽说小时候也只是基本温饱,但孩时的我还是无忧无虑、悠然快乐地享受着童年、少年的美好时光,自由自在地享受着乡下大家庭的温暖、满满的亲情和纯朴的乡情。

八十年代以来,国家包干到户的农村经济政策起了作用,也有洪涝被根治的因素,父亲靠种植经济作物甘蔗等、靠编制斗笠内的竹帽子、靠养猪、靠省吃俭用积蓄了一些钱,买了盖房的建筑材料,建起了属于自家的宽敞自由的四扇三间两层大瓦房,和爷爷那时盖的房一模一样,连老式的木制大板楼梯也有,也围起了院子,院子里还挖了一口深井,井口上安装了手动压水装置。从此,我们的生活居住环境才得以显著改善。

然而,当进入新的世纪,当生活状况出现明显好转,当儿女们都各自成家,父亲该享享清福时,已为这个家操劳大半辈子的父亲却在零八年零九年出现两次脑溢血。第二次脑溢血时不得不做了高风险的开颅手术,手术我认为不是好的选择或者说不是很成功。父亲倒下了!瘫痪了!失语了!高大、有力、勤恳的父亲再无!由于我等的照顾不懂、不周、不孝,父亲纵有结实的身体,最终还是过早地离开了我们。

父亲的一生都在不停地不辞辛苦地劳作,与生存、生活困难作斗争,为家为儿女耗尽了自己全部的力量。父亲的一生是艰难的,但却是坚强的!父亲是平凡的,也是伟大的!

父亲,是永远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