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年猪、打年糕、熬制芝麻糖、冻米糖、送灶君、歙县人还知道多少徽州年俗?

歙县网2019-06-13 15:24:49


文 | 许琦


   正文  ▾


春节的脚步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在外打工的、读书的、工作的,都想尽办法回家过年,与亲人相聚。可见年在人们心里并没有淡化,只是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物质生活的丰富,在形式上有所改变,不像过去有那么多的年俗。


也许现在许多年轻人不知道我们的先辈是怎么过年的?过年在他们的心中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下面我就和大家共同回忆有关徽州过年的风俗。徽州的年俗丰富多彩,徽州人过年隆重、热闹且有很多讲究。



徽州的春节,从腊八到除夕的23天时间,为“忙年”阶段;从大年初一到正月十五元宵节的半个月时间,则为“过年”阶段。从每年的腊八开始的,一直要到正月十五元宵节过罢才算年结束。作为春节序曲的腊八节这天,全家人欢聚一堂,喝着热气腾腾、五谷喷香的腊八粥时,过年的话题就被提上了议事日程。从这天开始,人们就要开始忙年了:裁新衣、杀年猪、做腊八豆腐、做食桃、打年糕、熬制芝麻糖、冻米糖、炒花生、炒瓜子、办年货、过小年、送灶君、扫门庭、洗被褥、贴春联、挂红灯、放鞭炮、封岁饭、压岁钱、齐发灯、辞旧岁、长守岁等。

过去徽州人忙碌辛苦了一年,春节时正值冬闲,于是庆祝、祭祖、交往、娱乐等等活动都凑在一起了,丰富多彩。既是最隆重的时节,也是最热闹、最丰盛的时节。



刚才说了,徽州民俗丰富多彩,这种丰富多彩,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风俗的异同。徽州历来有“五里不同音,十里不同俗”之称,风俗也有同有异。例如汉族人都过端午节,徽州大多数地方也过端午节,但歙县石潭那个地方,他不过端午节,不包粽子,他们过五月十三,抬太子阁,就是恭奉汪华第九个儿子,即九太子。所以我在这里讲春节的风俗,有的听众会说,我们这里不是这样过年的,完全有可能,因为就是在古徽州一府六县,各地风俗都是有差异的。


二是风格的多样。徽州人过年,都是从实际出发的,根据村庄的大小,财力的多寡,传统的形成,而有所不同。例如大村庄往往要唱戏,小村庄就缺少这个能力。但是,在隆重、热烈、祥和地欢度春节这个主题下,各村都会推出各具特色的集体活动,各户人家也从实际出发,过好自已的年。


三是传统的传承。春节古时称为元旦,大清国终结的时候,民国采用公元纪年,才有了公历,于是将元旦作为公历一年的第一天,而将农历新年第一天称为春节。徽州人什么时候开始过春节,现在无法查考,但现在的春节习俗,基本上是古时传下来的,当然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有所不同,但基本的骨架还是古时的。所以现在遗存的过年习俗,是远古以来的徽州文化和徽州风俗精华的结晶,是悠久历史的精华再现。

 


好,现在就来讲徽州的过年习俗。


春节,徽州人习惯称为过年。过年,并不是仅是现在春节长假的那几天时间,而是一个长达一两个月的漫长过程。现在商品经济发达,到超市转一圈,能把年货备个八九不离十。古时商品经济不发达,自给自足的经济决定了从春天开始,就要为遥远的春节做准备,例如做冻米糖的甘蔗糖、糯米、芝麻等物,在春天时就要考虑种植;过年杀的猪、鸡、鸭,头一年过完年就要养起来,到年底正好屠宰;连过年烧的柴火,都要平时准备。当然正式的过年应该是从小年夜即腊月二十四开始。


现在先和大家讲讲过年的准备工作。


大家可能都看过鲁迅的《祝福》,那里面就有准备过年的情景。徽州也一样,可能还要忙些。因为许多事是与平时的生活联系在一起的。


大体有这么一些事:


杀猪杀鸡捉鱼。农村里一般都养头猪过年,所以十二月村子里杀猪的很忙,也是农村的一道风景线。每年腊月初十前后,此起彼伏的“杀年猪”活动便开始了。隆冬时节的上午,大一点的村庄每天都能传来猪“嗷,嗷”的歇斯底里的嚎叫声。 农家杀年猪的这一天像过节一样热闹。特别是到了晚上,忙碌了一天,那些猪内脏、猪下水,猪肝、猪心、猪肚、猪肠、猪耳朵等不便腌制的,烹成美味佳肴,请亲邀友,摆上一桌或两桌,推杯换盏、潇潇洒洒、痛痛快快的大吃大喝一顿,俗称“吃杀火”。杀猪的一家还要将烧熟的猪血加上点猪油,给每一家邻居送上一碗,以示友谊。今天我杀猪请你,明天你杀猪请我,这样你来我往,既交流了感情,又增进了友谊。过去杀完猪后,大部分是腌起来。现代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交通发达了,商品丰富了,消费时尚了,自给自足的生产关系瓦解了,有些传统民俗也随之悄悄改变。如“杀年猪”,有些人家不再腌制,而是随即拿到集市上交易。当采茶、插秧、收获的农忙季节,到处随时都可以买到新鲜猪肉接友待客。但徽州“杀年猪”的年俗依然很盛行。



做新衣服新鞋。过去生活较好的人家,是在过年时每人做一到两套新衣服,条件差的要给孩子们每人做件新衣服,如果孩子过年没有穿新衣,说明这家人家十分贫困,小孩的心灵受到挫伤。新鞋是从冬天开始就要动手做的。有的人家的婴儿还会戴上祖传的缀满装饰品的帽子。记得我小时候还听过这么一句民谣:穿新衣,戴新帽,穿新鞋,蹦蹦跳。几句话就把小孩过年穿新衣新鞋的喜庆心里表现的淋漓尽致。现在的小孩是天天穿新衣,没了那种盼望穿新衣的感觉了。



做油果、豆腐、米糕、冻米糖、米果。油果是用糯米粉做成饼下油锅炸,然后放入坛中装起来,每天早上烧酒酿吃,是过年的早点;豆腐切成片下油锅炸后用盐水泡起来,是过年的常用菜肴;米糕就是现在名气很大的鱼亭糕,大米洗净炒熟磨成粉,加甘蔗糖拌匀,放入印模之中,拍出来后放烤笼上烤干;冻米糖是用糯米蒸熟在冷天冻后下锅小火炒熟,加熟芝麻,在甘蔗糖稀(也有用麦芽糖的)中搅拌、压紧、切片、装箱备用。米果(相当于现在的年糕)是用大米水磨成粉,在印模中印成饼子,上蒸笼蒸,冷却后放坛中加冷水浸泡。这水一定要用立春前的井水,能保持长时间不坏。炒米果是徽州佳肴,切成薄片的米果与竹笋、腌肉、菠菜、豆腐片一起炒,红的红、白的白、绿的绿、黄的黄,赏心悦目,让人直流口水。总之,过去这些过年之物都是自家加工,一来缺少钞票,二来商品匮乏,只好自已加工了。我讲的是过去徽州的情况,现在不同了,到超市或市场上转一圈就备齐了。当然要做的还不只这些,各地不同。要备的东西还有红枣、黑枣、蜜枣、莲子等,最重要的还有土鸡蛋,过年用量很大,煮盐茶鸡蛋,招待客人用的。



送灶。送灶是春节前的大事。一般在腊月二十四小年时,是送灶神爷上天述职的。男主人与子孙肃立灶前,燃香焚纸,左手端一碗清水,右手用新采的带果的青竹叶边洒清水边祷告:“一碗清水一股烟,送你灶师老爷上青天。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徽州民间普遍认为,灶神不但保佑一家的锅灶平安,这很重要,歙县人称倒霉、倒运为“倒灶”,一家人家如果灶台倒了,没有饭吃,也就倒霉到极点。灶神还负责监督这家人的德行,年底要上天向玉帝汇报。有的地方在送灶时用糖饼做祭品,一是给点甜头,二是封住嘴。送灶时祭祀完后,将灶台上的旧灶神像取下烧掉。到年三十时,要接灶,就是换一张新的灶神像,灶神爷回到人间来过年,同时给灶龛贴对联,内容是:上天奏顺事,下地保平安。同时,过小年要打扫卫生,以后几天,要将过年的物品清洗、整理、摆放。例如平时收藏的精致碗盘,供祭祀的花瓶、烛台、桌围、拜垫、椅套等要安放到位,花灯要挂起。祖宗的容像要挂出来,(容像是徽州的一种书画艺术品,一般画上太公太婆的像,穿清代官服,也有穿汉服的,象征性地代表祖先)堂前还要换字画四条屏。木头饭甄中装满半熟的饭,上插天竺的红色果实、园柏枝、天竺叶,象征平安吉祥。



总之,家庭准备的主要是祭祀、饮食、待客和衣着方面的内容。至于宗族和集体,主要准备祠堂的打扫、祭祀活动,和做戏、舞狮、舞龙、嬉灯等大型活动。就不展开讲了。


现在再讲讲过年的家庭活动。


万事俱备,说话间就到了三十夜。徽州人说,“赶忙三十夜”。这一天,要再打扫一次卫生,该干的要干,该备的要备,贴春联也是年三十的一件大事,家家户户贴春联,并且逢门必贴,除大门外,后门、厨房门、猪圈门、牛栏门都要贴。公共场所也有专人负责写和贴对联,可以说是无门不对。春联的内容,许多是传统的,例如“一元复始辞旧岁,万象更新迎新春。”,徽州人有文化,也有许多人自己创作春联,例如屯溪有一个朋友,春节正好乔迁新居,就写了一副春联:依栏眺归帆,倒映青山屯浦绿;对酒吟白岳,遥想春日齐云红。把屯溪和休宁的名胜屯浦归帆、白岳齐云写了进去。一个村庄的对联,彰显了这个村庄的文化底蕴,所以只在进这个村子看看春联,就知道这个村子的文化了。



除夕晚上的两件大事是封岁和接天地。封岁又称分岁,就是现在称呼的年夜饭,但过去徽州人不叫年夜饭,因为那不是普通的一顿饭,而是一年结束要封起来的重大时刻,也是新旧年的分界线,因为吃了这顿饭,下一顿饭就是新的一年了。封岁一般是家宴,外人不参加,也不宜参加家族以外人的年夜饭。也有孤寡老人,由族人接去封岁的,也算是家庭之内的。



封岁的菜谱,一般都很丰盛,不能随意。我这里介绍歙县一户人家的封岁菜谱。八个菜,全部用“芦花大碗装。一是瑞气千条(煮粉丝,内加少量煎豆腐丝,笋干丝);二是金玉满堂(煎豆腐片加老豆腐片,一黄一白,不加酱油)三是海纳百川(煮海带丝,一定要用肉汤煮,入味);四是基业稳固(炖鸡,上桌前加几片青菜叶,鸡与叶);五是岁岁有余(烧草鱼块,鱼块较嫩翻动难免碎了,干脆就叫岁岁(碎碎))六是金榜题名(炖蹄膀,蹄谐音题,膀谐音榜);七是肥水自留(红烧肉,选上好的五花肉,一定要肥多精少,烧出半碗油来,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这意);八是情意浓浓(蕨糊,用蕨粉或葛粉,内加豆腐干丁、笋干丁、肉丁,一定要做得粘稠,体现浓浓之意)。当然,封岁的菜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并非千篇一律。但精致、量大、寓意美好是共同的要求。等会一楼的总厨还会和大家介绍几种徽菜,我这里就打住了。


封岁之前,要先敬祖宗,烧香烧纸,并且在春节期间,每天晚上要给祖先烧香,一直到正月十八,不得一天懈怠。封岁后,堂屋里红烛高照,一家人焙着火熜,共话美好未来。女性可以早些睡觉,但一家的男性必须等到十二点接天地。这里的天地就是鲁迅在《祝福》中说的天地众圣,按规定应在子时新旧交替的时辰才能放鞭炮,但一些人家为了抢先,破坏规矩早早燃放。



徽州人家还有“发灯”年俗,就是大年三十这晚,各家各户到晚上必须处处灯火遍布,彻夜灯光通明,厅堂内外,楼上楼下,灯灯齐亮,所谓“发灯发丁、家庭兴旺”,这是因为在徽州方言中,“灯”和“丁”是谐音的,因而有了以“灯”代“丁”的“发灯”年俗。


三十夜赶忙完了,“清闲初一朝”到了。大年初一,孩子们在醒来时,会发现枕头下有一个红纸包,是长辈给的压岁钱,钱有多有少,但孩子们得到了一种满足。但清闲归清闲,大年初一是绝对不允许睡懒觉的,因为五更三点,家家户户就要由家长主持带领全家老小点香、燃烛、上供、鸣炮,向高高悬挂的俗称“容像”的祖宗画像行跪拜仪式,邀请列祖列宗与家人们一块过年。然后才是家人之间的拜年互贺,并在八仙桌旁围坐,进入初一朝的重头戏,吃早茶,新衣新装、喜气洋洋的家人们围坐品茶。然而,这“茶”,每人面前都得是双杯,先喝一杯茶叶茶,再喝一杯糖水茶,所谓“先苦后甜、苦尽甘来、新年吉利”;这“茶点”,又须分置于以漆器或锡器制作的俗称“茶盒”、“锡格”的独特器具里;一般人家都要吃枣栗汤,寓意朝朝顺利,岁岁如意。也有盼望子孙早早得力。休宁、黟县一带还要吃粽子。最后,是品尝“肉丝面”。家中一切事情完毕,才能开大门,放炮竹。开门时还要念吉祥语“开门大吉了。”全村都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之中,开始走本村的亲戚,互致问候,赠送礼品。要好的亲戚互相请客。



村民们清早第一次见面,都要说一句:“恭喜发财”;小辈要给长辈说:“恭喜百百岁”。一定要知道徽州过年的禁忌,就是年初一许多事不能做的,例如不动刀剪,不拿针线,不沾扫帚,不向门外泼水,不打碎杯碗器皿,不打骂儿童。从正月初一到初三的年节期间,孩童不得说脏话、坏话,不得高声喧哗吵闹;老少都得小心,千万不能打破碗碟,万一失手,必须立即反复说三次“岁岁(碎碎)平安”以消灾化解;过年期间千万不能扫地,也不能向外泼水,尤其是正月初五“接财神、拜财神”那天更是重禁。而大年初一一早须到外边水井里去挑一担水回家,既寓意“财气不外流”,又寓意“拜瑞(水)入门”(在徽州方言中,“瑞”与“水”谐音)、“招财进宝”;大年三天家人均不得吃药,以免败坏好兆头,弄得个年头吃药到年尾;“发灯”之夜,要有家人与长明灯守岁,不能让烛灯熄灭,更不能让蜡烛歪倒烧坏灯笼酿成火灾;大年三天不得下锅煎炒烹饪,以避“争吵”之忌;大人小孩都不得使用剪刀,但可以使用针线,寓意“只立不破”。



这一天,还有主要的事,是开始拜坟年。即上坟去给祖先拜年,在整个春节期间,祖先是放在第一位的,这就是徽州传统的“慎终追远”的具体体现。拜坟年与平时祭祀用菜肴不同,用的是三盘果子,冻米糖、芝麻糕、徽墨酥(是现在的叫法,以前叫麻酥糖)均可,烧香烧纸。拜坟年从初一到初七、八都可以的。


当然,这一天各地习俗不同,要做的事还很多。例如拜菩萨,徽州各村过去都有不少庙宇,供奉了汪公大帝、汪华的儿子、关帝、观音、如来等,在初一就可以开始去烧香了。有的村要抬着菩萨游街,要放铳,打旗幡。也有的地方有庙会,这个不一而足。总之,活动是多样的,各家各户可以选择。


这一天,还有很多地方独特的活动。例如祁门县有 “喊年”的习俗。即正月初一、初二两日,由村中年事最高的为领班,组织青少年,排成长蛇阵,挨家喊拜年,每至一户,由领班者高喊被拜年的当事人名字并加上称谓,或者说:“向宝厅拜年”,或者以称谓喊拜。受拜者旋即应声说“多谢大家来了”,喊年者齐复声:“应该来的”,别有一番意思。


歙县许村宗族有族训活动,就是教育子孙怎样做人。郡伯门规定每年的初一朝出行回来后,本门的男性都要在种福厅的中进大堂上跟着族长学习一遍族规。凡违反族规,则以族训作为教育和惩罚依据,有力地约束了族人的行为。



过年过得好,是要有一定经济实力的,穷人过年只好过穷年,有一幅对联的上联说,年难过年难过年年难过年年过,说明也并非所有人都能过好年的。大家知道,徽州地方少有要饭的,一来比较富裕,二来宗族帮助,不至于让族人去要饭。但在过年的时候,有一种打发财,其实是变相的要饭,倒是允许的。打发财是徽州习俗,村里个别孤寡老人,无儿无女无亲戚,生活困难,过年的物事难以备齐,正月初一就背只扁篓,一家一户挨上门,到一家门口,就恭喜发财,这户人家就要拿出些米果、煎豆腐或其它食品,送给此人,俗称打发财。论其实质,是介于讨要与帮助之间,是双方达成的一种默契,既没有要饭的尴尬,又体现出一种互助和谐。这种人,一村只有个别,且只有正月初一这一天可以打发财。其它时间不行。


接下来的几天,内容比较雷同,无非是走亲戚、看热闹,摆酒宴。一直要到初七过后,才开始做农活。真正过年结束,是正月十八,俗称十八脚。那时撤下过年的摆设,收拾好各种用具,以待来年再用。接下来的日子,即要做艰苦的农活,又要过清苦的日子,俗称“清水三月”。


乘过年的时光,农村中许多大事都是在此时完成的。例如聚亲、嫁女、做寿、亡灵上堂等,一来此时较闲,二来乘春节时物资较丰富,三来人来人往较方便。在此介绍绩溪伏岭镇北村的四十大寿仪式。在徽州来说也是比较典型的。


绩溪的北村,每年的年三十要举行集体的四十大寿,村中男丁满四十岁的人,要举行隆重的四十大寿庆典,也叫抬社猪。为此,做寿的人,在39岁时要每月买一张红纸累积而成长长的寿钱,每家一头社猪,年初或头年就要选择饲养,祭菜中的整鸡整鱼,还要用自养的雄鸡和金色鲤鱼。要蒸大量的寿包、寿条。几百斤的大肥猪宰杀后,保持完整,搭起架子,将猪固定在架子上,猪头戴宫花,插帽翅,系围脖,嘴里含着黄色的大明珠,身上披红缎,四个壮汉各执一角,随着整齐的号子上肩。长者手执寿钱开道,社猪在锣鼓鞭炮声中上了路,后面跟着长长的队伍,有捧寿鸡的,有捧寿鱼的,有脖子上吊着寿条的(年糕),有抬着寿包的(大馒头,一斤面粉三个),数不清捧贡品的,队伍逶迤地向祠堂进发。锣鼓咚咚铿,鞭炮啪啪响,各家的社猪都抬到祠堂,一字排开;各家的菜肴都上齐了,摆满了五张八仙桌。祠堂里三层外三层都是人,挤得个水泄不通。祠堂张灯结彩,正中挂起了祖宗的容象,两边的对联是:节届中春时交五戊,村前击鼓陌上吹萧。典礼由族中长者主持。鼓乐齐鸣,锣鼓喧天,天地同庆。寿星要三叩首:一叩首,皇天后土固金瓯;二叩首,祖宗遗泽长荫后;三叩首,子孙代代富贵有。最后宣布发送寿礼,全村男丁二十岁以上每人一只寿包,一块寿条。



最后介绍一下民间的春节娱乐。


各村都有自己的传统,或说有自己的绝活,春节时是展示一个村庄文化底蕴的最好机会,各地有不同的方式,在这里介绍几个活动。


唱戏。在一些较大的村庄,过去都有业余剧团,建有固定的戏台或临时搭建的戏台,置办了成套的戏服行头,象昌溪那个地方,办有四十多箱行头服装,有一支乐队,有熟悉戏剧的教练,所以每年春节都要演出多至十几出大戏,戏种主要是徽剧、昆曲和京剧,近年才有演黄梅戏的。再如歙县绵潭那个地方,有“唱不完的绵潭戏”之称,春节更是锣鼓喧天,人头济济。有的地方传统还有体现欢庆的戏曲节目,如昌溪在每年春节演戏的开场,有“开台官”的戏曲舞蹈,有舞狮的戏台表演。



嬉灯。就是大家所熟悉的灯会,许多村庄都有这个节目,著名的有歙县汪满田的鱼灯,灯以鱼的造型为主。许村的舞大刀(一种灯),非常壮观。昌溪也有嬉灯的传统。休宁右龙、许村的板凳龙都非常有名。为春节增添了喜庆的气氛。



舞龙、舞狮。许多村庄在大年初一是要舞龙舞狮欢庆新年的,可以在白天、也可以在夜间, 除了在自己村中乡场上舞、在村中各家各户门前舞之外,还要舞到城里去,城乡同乐同喜。这些异彩纷呈的龙、狮中,最具徽州特色也最受人们喜欢的,就是板凳龙了。顾名思义,这“板凳龙”是由全村有男孩的人家出人、出凳、出钱制作并共同表演的群众文艺节目。谁家生了男孩,那么在欢庆添丁的同时,他家就必须同时添制一只特制的、用于板凳龙的木制长板凳。表演者每人手持自己家的这只特制的长板凳,首尾与别人家的长板凳连接成“龙”, “板凳龙”的民俗意义,在于以“一丁一凳一小龙”,连成“一村一姓一长龙”,庆佳节,盼兴旺,求发达。



放飏灯。徽州民谚:正月飏灯二月鹞。正月是放飏灯的季节,二月是放风筝的季节。飏灯又叫孔明灯,歙县深渡已申报了非物质遗产。飏灯是用竹篾扎成骨架,类似米袋子,是半圆形的,下面开口子,里面塞上用羊油和破棉絮一起敲打,先用松明(徽州人叫枞皮)架在下面烧,让浓烟进入灯内,灯受热膨胀,最后点燃羊油,大家一起松手,飏灯直升天空,在黑夜里非常好看,但这个也容易引起山林火灾,所以有时选在下雪后燃放。



打秋千 三阳村一项远近闻名的民俗活动。秋千架上端做4个小女孩,由六个大人推着秋千架走,上面的小孩随着推车边走边唱,后面锣鼓、乐器跟随。还有舞龙及戏曲故事打扮的少男少女。队伍浩浩荡荡似长龙,十分壮观。



好,今天的内容就说到就里,徽州的年俗五彩缤纷,我说的难免挂一漏万。但有一点,这些年俗都是徽州文化的重要内容,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就是要保护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在春节来临之际,大家可以走出家门,到徽州的乡村去领略浓浓的过年情调。在此,祝大家过年愉快,阖家欢乐。


【版权归作者所有,王豆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