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丨日本礼盒工厂真实见闻

印刷君大本营2019-12-12 06:55:40


礼盒工厂的员工,感觉每一个都身怀绝技:他们会为自己重复了几十年的工作内容感到自豪、而非厌倦,他们也很乐意向远道而来的客人展示他们手上的绝活儿。日本,这个一衣带水的邻邦,虽然历史有各种坎坷,但我们还是要敢于正视自己的不足、迎头赶超,否则就真的是“空谈误国”了





☑  企业规模


众所周知,日本的中小企业十分发达,在礼盒加工行业也是如此。从业人员20人以下的工厂占了绝大比例,可能是因为日本政府对小企业的划分标准恰巧是20人或以下的缘故,从而可以享受到政府对小企业更多的税收优惠政策。

 

☑  企业员工


在日本的礼盒工厂,女性员工是主力军,甚至包括操作手动模切机这样相对比较危险的工种,也到处可见女工的身影。由于电子、服装等传统劳动密集型制造产业的转移,目前在日本对裱糊礼盒的需求基本集中在食品和化妆品领域,而药妆在化妆品类中一直占据首位,所以其对包装安全性的要求是非常高的,从图片中员工的工作装束应该可以感受到这一点。


☑  经营故事

 

在广岛县的西南部,有日本著名三景之一:宫岛,此岛南北长约10公里,东西宽3.5公里,一年四季游人如织。“红叶馒头”是宫岛最受游客喜爱的特产,有点儿类似中国国内的小饼干。游客既可以在食品商店现场观摩红叶馒头的制作,又可观摩全部采用自动化的流程工艺:一端放入面粉、白糖等各种原料,另一端就可以看到包装完整的点心了!

 

就在食品商店旁,是一家专门为之配套制作礼盒的工厂,由一对年迈古稀之年的老夫妇在经营。说是工厂,其实就是几十平米的车间,摆放着两台日本府中制造的全自动天地盖纸盒成型机,每天由岛外把模切好的灰板纸张运到岛上,所有的纸盒就只供应给岛上的几家生产红叶馒头的食品商店。就这样,老夫妇二人周而复始了几十年。当然,这或许从另一个层面也印证了日本已进入老龄化社会的现实。



☑  生产现场

 

干净整洁,是让每一个到日本礼盒工厂参观的外地客人都叹为观止的,尤其是中国客人。因为在我们的印象中,我们的礼盒后道车间总是脏、乱、差,并且充满了各种味道!一起赴日考察的业内朋友开玩笑说,等到我们的生产线女工也都像日本女工一样,每天浓妆艳抹之后才进车间,或许我们的工作环境就会变化很大了!在几家纸盒工厂考察期间,我们发现几乎所有的卫生间,无论是车间员工还是办公室,都无一例外地要求换鞋进入。下面图片中有一张插花,是采用废弃的塑料瓶和竹子制作的,据说出自负责打扫卫生的阿姨之手,细微之处足以说明一切。



☑  设备服务

 

为这些礼盒工厂提供机台的设备制造商,在我们的感觉中更像是一个提供制盒咨询服务的机构。在日本,府中的裱糊制盒设备市场占有率高达75%以上,并且有很多家礼盒工厂与府中的合作超过30年以上;府中在日本经营了55年,却从没有设置过专职销售人员,而只有服务人员。这些服务人员会定期到客户现场了解实际的生产状况,然后向用户给出改善提案,诸如机器保养维修、升级,或添置新的设备。一切感觉都是水到渠成的,几百万的生意也总是那么润物细无声。服务人员会根据客户的预算、订单状况以及现场的运行情况,来确定什么样的提案最适合,而不是一味的向用户推荐最贵的、自动化程度最高的设备。


☑  员工精神

 

礼盒工厂的员工,感觉每一个都身怀绝技:他们会为自己重复了几十年的工作内容感到自豪、而非厌倦,他们也很乐意向远道而来的客人展示他们手上的绝活儿。在现场,我们看到一个大概五十几岁的阿姨安装烫金版,那种舍我其谁的自信和一丝不苟的认真劲儿,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在中国国内看到的街头老艺人。当然,除了工作上的独门秘笈,丰富的业余爱好可能也是支撑他们工作时认真努力的重要因素——高尔夫、划船、极限运动、音乐等在中国看起来如此高大上的爱好,在这些礼盒工厂的工人身上就司空见惯了。在长崎一家礼盒工厂,他们内部员工甚至成立了一家乐队,据说还经常到各地演出,当然这家工厂的老板喜欢音乐也是很重要的原因。反观我们国内的中小礼盒工厂老板,可能日夜都被劳资纠纷、客户维护、现场救援这些事情忙得焦头烂额,哪里还有闲情逸致?




☑  思考启示

 

特别想提到的,就是考察团每次进入这些工厂的办公室或者车间时,当你的目光与他们的员工相遇时,总能感受到热情的微笑。日本,这个一衣带水的邻邦,虽然历史有各种坎坷,但我们还是要敢于正视自己的不足、迎头赶超,否则就真的是“空谈误国”了。


图文来源|府中纸工(本文经印刷君编辑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