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杂乱的印章有安定的家

书法当代2019-12-06 14:26:04

■ 对于印石收藏者,每个人都有无数的印章。多数没有量身定制的盒子,一起堆放。有的是一方印章配一个盒子,占用空间,且不利于集中欣赏……



让杂乱的印章有安定的家

整理编缉 |《书法当代》

文章来源 | 网络



★★★★



当看到这样一堆凌乱的印章,你是否也凌乱了?

对于印石收藏者,每个人都有无数的印章。多数没有量身定制的盒子,一起堆放。有的是一方印章配一个盒子,占用空间,且不利于集中欣赏。

下面我们来欣赏一家团队的做法,供石友参考。



当受到印主人的委托,为这上百方印章制做箱函时,这些自明清至解放初年的大小铜印,被分散装在上百个大小不一的塑料自封袋中,一起塞在一个大锦盒里。印主人拆了一个又一个袋子,寻找那一方他特别要给我看的狮钮小印。

接过这沉甸甸的一堆,我的脑袋就像那些团在一起的塑料袋一样乱。



这些印中有简洁的橛钮,精工的伏狮钮,也有华表、子弹等带有明显时代特征的形状。最小的如一个纤细的戒指,最大的足顶半个拳头。如何把他数年来累积的收藏涵于一匣,有条理地收纳起来,安全稳妥地保护起来,美观地呈现出来?


如果说为一件藏品制作外盒,是一件但求做工精细的技术活;为一位藏家的毕生收藏制装,就是一个条分缕析的系统工程。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些印按大小、题材分类,然后一一编号,确定身份。



把这些形态各异的印章,按照编号一一码开,他们以不同的姿态和身高站立,歪倒在不同的角度。我们面临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把它们嵌入在同一个平面上,使它们端正地躺卧,露出相同的高度。



然后我们需要为每一方印章量身取形,使得罩面在它的某个固定高度,可以妥帖地依顺它的每一缕线条和每一个转折,以保证它们集体呈现时的美观,确保它们一起躺在箱子里,不会跳出各自的位置。如何获得这个理论上的完美的截面?这是给我们的下一步考验。



在过去的悠长岁月里,明清宫廷造办处的技师,投入他们的全部智慧和灵巧,关注每一个细节。像工笔画描摹的每一根羽毛,绣像缝出的每一丝头发……他们也复述出贴合的形状,把每一件文玩、珍宝装置在一个个盒奁中。我们无法想象他们用了多少细心的努力去寻找那一道道线条的准确位置。



即使是今天,在数码技术一定程度的帮助下,我们获得一方印的准确截面轮廓,仍需要花费数个小时反复推敲。上百方印的取形耗费了我们一个多月的伏案工作。在最后呈现的屉面上,每一方印的轮廓精确到不足半个毫米计,使得它们可以没有丝毫晃动地躺在设定的位置上,列队露出整齐的开脸。



当所有这些准备工作完成后,面对已经制作完成并修磨抛光,摆在面前的空木箱,胸有成竹地长舒一口气,相信我们的团队可以把这跨越几百年的各代铜章完美有序地纳入、呈现。



自秦汉以后,礼制规定只有帝后印玺可用玉质,之后千余年流传下来的官、私用印多为铜制。到明代,才有大规模流行使用各类印石,如青田、寿山、昌化等,但铜制印章仍占据相当地位。其中尤以私人印信,在明清形成风格、流派,盛极一时,延续至民国及解放初年,却戛然而止于文革时期。



藏家历数年,集明清民国及上世纪中叶各类印章百方,其中某些珍贵者流传过历代诸人之手,并带有旧人所作之印函,其上累累岁月痕迹,使人不忍弃之。特将其所附之历代印函收纳一屉,以为映照先辈,流传有序。









整理编缉_雪梨减

本文/图片 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言论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转载请注明来源









点击“阅读原文” 阅读更多《书论收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