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察暗访跟踪秘密在行动 纪委扮水电工找线索 顺口溜里揪贪官 开收音机干扰窃听

拔萝卜people2020-09-25 16:53:19

     2014年 北京 初春

     周末上午九点,一个神秘人物走进中纪委办公室。一进门,他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抠下随身携带两部手机中的电池。

     中纪委工作人员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来人略带紧张:“我害怕。”

  “怕什么?”

  “我怕有人对我下黑手,不瞒你说,来的一路我换了三次车牌!”

    这个神秘人物是来举报时任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兼公安局局长,人称“武爷”武长顺的。

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

 大胆“创新”防监视:

让举报人到中纪委举报  开收音机干扰窃听

     2014年3月,中央第五巡视组进驻天津。巡视期间,收到举报来信5000多封,来电3000多个,来访4000多人次,大量内容都涉及武长顺。然而,许多举报人慑于武长顺的威力,并不敢接受巡视人员的约谈。

   “避开敏感地点,到北京去谈。”巡视组工作人员大胆提出这一思路,才让举报人从天津前往北京,顺利向中纪委举报武长顺的问题。

     举报人在中纪委的这次深谈,让案件线索逐步明朗。

     考虑到武长顺在公安系统工作多年,身份特殊,反调查能力非同一般,巡视组工作人员每一个举动都可谓慎之再慎。

   

     会议室、宿舍都有专人用仪器进行了全面扫描以防被窃听;开会时要打开收音机,干扰窃听信号;巡视人员所有工作信息一律不在手机上讨论;研究问题时,他们甚至要去河边装成散步的样子……

     看似平静无波的表面下,巡视组对武长顺问题的深入了解有序进行。当巡视组结束巡视时,许多举报的问题已被坐实,并成功做到了没有惊动武长顺。

     其实,每一个问题的浮出水面, 每只“老虎”的落马背后,都是一场场不动声色的暗战。纪检工作人员和腐败分子的斗争,是智慧的较量,更是对胆魄的考验。

 细枝末节找线索:

一句话揪出“五假干部” 顺口溜挖出厅级贪官

    “五假干部”卢恩光的严重违纪问题得以浮出水面,就源于中央巡视组巡视司法部时,核查其入党材料时的一个发现。

     卢恩光1990年写的入党申请书上,有这样一句话:“在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指引下”,这句话引起了巡视干部的警觉。“南巡讲话是哪年?”所有人都想到了《春天的故事》里那句耳熟能详的歌词“1992年,那是一个春天”,由此,卢恩光入党材料造假问题露出了马脚。

司法部原政治部主任卢恩光

     一个口子撕开之后,巡视组接连发现卢恩光年龄造假、学历造假、入党材料造假、工作经历造假、家庭情况造假,以及一路买官等严重违纪问题,“五假干部”应声落马。

     如果说卢恩光“时空穿越”版入党申请书如同一个笑话,那肖作文则是真正倒在了一句“顺口溜”上。

     2015年,湖北省委第一巡视组在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巡视期间,听到当地一句顺口溜:“我们这里穷,什么都没有,只有‘五大官员富豪’。”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巡视组就此进行重点关注,深查细究原因,查出1名厅级干部、3名处级干部的问题线索。这名厅级干部,就是时任恩施州副州长的肖作文。

     经查,肖作文严重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接受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严重违反社会主义道德,与他人通奸。肖作文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15年4月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不仅对重量级官员,对于群众身边的“小官”违纪问题,纪检机关的工作人员也没有掉以轻心。

     2015年,四川省马边彝族自治县纪委的纪检干部在荣丁镇后池村下访时,与村民闲聊得知本村一个“活死人”的故事。

     一名村民去镇邮政储蓄银行办理业务,却被告知本人已死亡,这事成为村民口中的“笑谈”,都说银行“好糊涂”。然而,纪委工作人员却觉得不妥:“村民死亡一般都是由村委会上报的,这中间是不是有猫腻?”

     调查后发现:原来,时任村文书的严度虎美利用负责本村低保申报工作的机会,骗取该村民的身份资料,申报低保户,并在申报成功后隐瞒此事,冒领低保金。后因银行更换存折,需提供村民的户口本与身份证号码,为了能继续冒领低保金,严度虎美伪造了该村民已死亡的证明材料,并骗取该镇政府盖章后交给银行,换得新存折。

     2015年7月,严度虎美被严肃查处,受到开除党籍处分。

 暗访突击寻突破:乔装水电工、突击办公室

     “耳聪目明”要练, “暗劲”也得会使。

     2014年,重庆市南川区纪委官员接受采访时说到:“平时出去暗访时,我们总是便服加运动鞋,遇到情况不对时就跑,实在不行就只能掏纪委的工作证了。有一次,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有公务人员在自己屋子边上私搭新房。我不得不借来一套水电工的工作服穿在身上,才混进施工队伍。”

     中国纪检监察报曾报道,某部门纪检组接到举报信,反映其管辖单位存在公车私用问题,有人下班后将公车开回家。为核实这个问题线索,该纪检组工作人员借晚饭后遛弯之机,到某居民小区进行核实,发现了举报信中反映的公车,并用手机拍照取证。在离开小区时,该同志被保安当场拦住“盘问”,经过耐心解释并出示工作证才化解了误会,保安感叹,“你们纪委也够拼的!”

     暗访,让纪检工作人员搜集到更多材料;而突击,也经常能有意外的收获。

   

     2014年12月的一个周末,时任中国联通党组书记、董事长常小兵的办公室里,承担对中国联通党组巡视任务的中央第八巡视组组长宁延令和一名巡视干部坐在沙发上。

     常小兵的秘书怎么也没想到中央巡视组组长会在周末不打招呼不请自来,他定了定神,拨通了常小兵的电话。半小时后,常小兵从楼外匆匆进来,额头上渗出一层汗珠。

     这次出其不意的突击中,中央巡视组的工作人员发现了常小兵柜子里几十部未拆封的高档手机和一些高档工艺品;抽屉里散乱地放着金银首饰,光项链就有十几条;办公室里一道紧锁的房门后,是堆满半间屋子的贵重礼品,有名烟、名酒、名茶,还有字画、工艺品等上百件。  

     以此为突破口,常小兵承认自己存在不讲政治规矩、违反廉洁纪律、选人用人不当等问题。

 中国电信原董事长常小兵因受贿罪一审获刑六年

     2016年7月,常小兵因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处理。2017年5月,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常小兵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对受贿所得财物予以全部没收。

     在反腐败斗争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纪检工作人员和腐败分子的较量还在进行……

     可喜的是,当前反腐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共立案审查省军级以上党员干部及其他中管干部440人;纪律处分厅局级干部8900余人;处分县处级干部6.3万多人;处分基层党员干部27.8万人;共追回外逃人员3453人……反腐败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的背后,离不开纪检工作者们的秉公执纪,攻坚克难。

     五年成绩卓著斐然,但未来依然任重道远。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当前,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巩固压倒性态势、夺取压倒性胜利的决心必须坚如磐石”。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我们深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广大纪检工作人员必将以永远在路上的坚韧和执着,把管党治党的螺丝拧得更紧,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夺取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


明察、暗访、跟踪:纪委是如何办案的


    纪委通报经常见诸媒体,通报背后,纪委工作人员是如何工作的?国庆中秋长假前,记者跟随东营市纪委去明察暗访,体验了明察、暗访、跟踪等多种办案方式。

   9月27日记者跟随东营市纪委直查组赴县区开展扶贫领域明察暗访,直查组的同志们说,前期入户走访发现扶贫工作中有代领等问题,这次要入户核实,如果确认属实,将进行问责。

  在扶贫领域,东营市成立了多个小组,长期在基层开展工作。为保证办案效果,5个县区的直查组开展交叉明察暗访,不与本县区纪委联系,全部由市纪委直接管理调度。

  早9点,来到垦利区某村,市纪委督导同志和县区直查组的同志们在村口会合。前期走访调研时,这个村贫困户老李的老伴反映其孙子(幼年丧父失母)没有收到村里发的扶贫款,直查组准备调查核实这一问题。直查组找到正在晒玉米的老李,老李今年70岁,他说老伴“记混了”,那是另一笔镇上通知领取的扶贫补助,村里通知发的那笔扶贫款由他领到了,因不会写字,名字由村干部代签,他按了手印。

  调查中,直查组的同志迂回问了一些问题:“当时领钱时,村里还有谁去领?”“去年以来收过哪些部门的救助款”等等,并反复询问有关村干部当时发放扶贫款的细节。

  

    随后,直查组来到镇扶贫办、区畜牧局等部门核实。老李提出的另一笔扶贫补助,直查组发现是某银行的一项社会救助,这类企业扶贫救助在东营市较多,由于是社会救助,程序不够标准。直查组对发放过程中的身份核实、集中代领等问题一一深入调查。

  在垦利区的工作告一段落后,直查组又奔赴河口区。东营市纪委直查组正在与河口区纪委联合行动,对全区的危房改造问题进行核查。有个村的贫困户3年间申请了两次危房改造资金,涉嫌违规,河口区纪委去年即查出问题,其在退款时少退了500元,今年又被查出。

    记者跟随直查组到这户人家了解情况,拍照取证,请当时申报、审核的村、镇干部写出情况说明,并举一反三,深入了解情况。

  “了解过程,才能分清责任。我们还要继续调查核实,发现问题及时问责,通过问责倒逼改进。”直查组组长说。

   9月28日,记者跟随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暗访组前往广饶县。一出东营市区,暗访组就开始留意路上有没有公车出没。暗访组遇到可疑车辆,联系技术部门就能查出车辆基本信息,这是暗访组判断是否公车的重点依凭。

  暗访组成员都是经验丰富的办案老手,他们说,东营公车的品牌一般是本田、别克、帕萨特、现代等,而且是老款,看到这些品牌的车辆,就格外警惕。

  长期暗访也让他们积累了识别公车的方法:车体很脏的车一般不是公车,公车外观一般都比较干净;里面挂着玩具等装饰的车不会是公车;后视镜、车轮或排气管系有红绸的车不会是公车,多是企业的车;新款车一般不会是公车。

 

 遇上几辆可疑车辆,经查询都被排除。记者发现,暗访组对公车私用情况的警惕在时时处处,“我们都有职业病了,有时上下班路上,遇到可疑的车辆,就会跟上去,同时打电话给同事报上车号,查询是公车还是私车。”暗访组成员说。

  暗访组组长老李介绍,“四风”的一个新动向是私车公养、公油私加。这些情况仅靠暗访很难发现,必须与明察结合起来,通过查账、调取加油站监控录像等,才能发现。

  正准备返回东营市区,一辆涂有“行政执法”字样的车从我们身边驶过,查询系统显示,这是广饶县环保局的车。

  “跟上去!”暗访组组长老李命令。在一个路口,这辆车停下了。“难道被发觉了?”暗访组的车继续前行,过了路口,调头隐蔽观察,发现车辆右拐进了一个村庄。暗访组也跟着进了村庄,在路口发现可疑车辆在一户农户门前停住,打开了后备厢,大家立即出动,从不同角度观察取证。

  记者也装作路人挨近那辆车,从农户敞开的大门向内张望。院子里有个锅炉,几个人有的拿着笔记本,有的在拍照,原来这是环保部门在督查执法。


  时近两节,暗访组决定去某水产店前重点督察。该水产店是东营一家有名的礼品店,八项规定出台前,有些部门单位发放福利、迎来送往,多从这里购买。一到过节,这里车水马龙,挤得水泄不通。

  水产店门前有三四辆车,不断有人从店里提着各样物品往车上放,但是经查询,它们不是个人车辆,就是企业车辆。

  记者和暗访组组长老李绕到水产店对面的公交车站,坐在公交站的长凳上,装作等车,眼睛却时不时瞄着光顾水产店的车辆。

  蹲了一个多小时,没有收获,决定进店探查。进到店里,装作客人东问西问,心里却一直留意进来的客人。这时有两个穿着浅色衬衫、深色西裤的年轻人进店,“像机关干部”。这两个人向卖家要了名片,说定明天早上6点来提货。老李跟到门口,记住了他们的车牌。

 

 经查,这是当地一家私营企业的车。暗访组成员分析,这家企业职工上千,如果给职工发福利,不可能用提货的方式,只可能发放提货券。6点来提货,很可能是趁早上送礼以避人耳目。

  “只要跟上他们提货的车,看礼品送到了哪里,就可能有所斩获。”暗访组组长老李安排人员第二天6点再去礼品店盯守。

  短短两天的明察暗访结束,收获满满。一个深切的感受是,纪检干部既是守护国家扶贫资金安全的哨兵,又是干部队伍作风建设的监督员。他们的敬业履职,为社会带来了清风。



新一届的打虎班子亮相,备受关注


继昨天公布了133名中纪委委员名单之后,今天中午,中央纪委书记、副书记、常委名单也相继公布。

根据目前的情况,未来五年,打虎班子的构成情况是:

书记:赵乐际

副书记8人:杨晓渡 张升民 刘金国 杨晓超 李书磊 徐令义 肖培 陈小江

常务委员会委员19人:

王鸿津 白少康 刘金国 李书磊 杨晓超 杨晓渡 肖培 邹加怡(女) 张升民 张春生 陈小江 陈超英 赵乐际 侯凯 姜信治 骆源 徐令义 凌激 崔鹏

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133人

书记赵乐际

刚刚当选的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和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步入人民大会堂东大厅,同中外记者见面。

其中,赵乐际接棒王岐山,担任新一任中央纪委书记。

赵乐际,男,汉族,1957年3月生,陕西西安人,1974年9月参加工作,1975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

公开资料显示,赵乐际早年长期在青海省工作,曾担任青海省长、青海省委书记职务。2007年至2012年担任陕西省委书记。2012年,第三次当选中央委员的他,首次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2012年11月任中央组织部部长。

如今,赵乐际成为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

变化

本届与上一届打虎班子配置相同,19位中央纪委常委,8位中央纪委副书记。

随着打虎拍蝇力度不断加大,上一届的中央纪委副书记调动很大,有人外调有人进京。新选出的8位副书记中,杨晓渡、刘金国、李书磊是老面孔。三人分别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四次全会、七次全会上当选为中央纪委副书记。

再来看常委委员。

除了前面提到的3位副书记,上一届纪委常委中,还有1人留任,即2016年底由上海市纪委书记任上调入北京担任中央直属机关工委副书记、纪工委书记的侯凯。

在配置方面,新一届中央纪委沿袭上一届配置,有一名女性常委,邹加怡是唯一的女常委。今年4月,中央纪委驻中央外事办纪检组组长邹加怡被任命为监察部副部长。

十八届中央纪委常委中,有一名女性常委,即黄晓薇。黄晓薇于2014年“空降”任山西省纪委书记,两年后转任现职,出任山西省委副书记,并在十九大上当选第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

8个副书记

中央纪委副书记中,有三位此前担任的就是中央纪委副书记,即杨晓渡(2014.1任中纪委副书记)、刘金国(2014.10任中纪委副书记)和李书磊(今年1月履新)。

其中,李书磊、肖培和陈小江是“60后”。

最年轻的是1964年1月出生的李书磊。除了担任中央纪委副书记,李书磊还兼任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主任。

另外5个副书记是新人。包括军委纪委书记1人;监察部副部长2人(注:肖培2017年9月30日卸任监察部副部长);另外2人,一个来自中央巡视组,一个则是中央纪委秘书长。

19个常委

本次中央纪委常委配置中,包括了1个书记和8个副书记。书记是赵乐际,副书记上文已经提到。

剩下的10人,来自不同系统。

来自纪检监察系统的共7人。

其中,有3个是监察部副部长(邹加怡、凌激、崔鹏)。1个是中央纪委派驻纪检组长,即中央纪委驻央行纪检组组长王鸿津。1个是中央纪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1人是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副书记、纪工委书记陈超英。还有1个,是中央直属机关工委副书记、纪工委书记侯凯。

3人来自纪检监察系统之外。

1个是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1个是中组部副部长,还有1人是解放军军事法院副院长。

习近平说: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不能有任何喘口气、歇歇脚的念头。我们将继续清除一切侵蚀党的健康肌体的病毒,大力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以全党的强大正能量在全社会凝聚起推动中国发展进步的磅礴力量。

关注拔萝卜people公众号

点击长按此二维码后

 

出现识别图中二维码”字样,点击即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