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尴尬!4同学忘送礼金,新郎又请一次!几人沉默看新闻联播,2个人直接...

刚刚2019-06-29 01:00:10

导语

与老同学们聚餐,这本是件高兴的事,但菜还没上齐,人却跑了一半,其余的人则边吃边沉默。这是咋回事?


12月13日晚上,重庆的宋樵与几位同学就参加了这顿“最尴尬晚宴”。宴席由前不久才办完婚礼的新郎裴同学发起,受邀参加的4位同学都是当天没去参加也漏送礼金的…


12月13日下午5点半,宋樵应大学同学老裴的邀请,赶到饭馆赴宴,随身揣着一个装着500元钱的红包。


原来,老裴12月6日举行婚礼,当天在观音桥一家传媒公司上班的宋樵加班无法参加,委托另一位同学徐柯帮忙带钱。后来收到徐柯的消息称,他也临时有事没有去。宋樵一忙,就忘了送礼金这回事。


“他发短信约饭,说是同学聚会,我认为这是个机会,正好补送这个人情。”宋樵说,他到达饭店包房,竟发现加上老裴,吃饭的只有5个人,都是大学同学,徐柯也坐在其中,大家脸色比较严肃,没有平时聚会时的调笑亲昵。


趁着老裴去包房外接电话,宋樵向徐柯打听才知道,老裴请来的这些同学,都是婚礼当天没去、红包也漏送的。

2人送完礼就走 剩下的人很沉默


“不好意思啊,各位,我婚礼当天你们都没来到,今天特地请你们补喝喜酒。”过了一会儿,老裴的新婚妻子也来了,两人敬出第一杯酒,道出了这顿饭的主题。几个同学纷纷起立回敬,满杯的白酒,宋樵和4个男同学一口就干了。


“来来来,那天不好意思啊,有事一忙,居然把大事忘了。”徐柯第一个从兜里掏出红包,塞给老裴。宋樵和其余几个同学跟着将红包塞给了老裴。


“实在不好意思,我有点要紧事情,先走了。”凉菜刚刚上齐,同学小张就离席而去,不一会儿,另一同学小余接了一个电话后,也称家里有急事,匆匆离开。


剩下的老裴夫妇、徐柯、宋樵继续吃饭。往日里老裴常与徐柯、宋樵一起踢球、喝酒,但此时饭桌上只剩下沉默。


昨日,该餐厅服务员孟小姐告诉记者,她对这桌沉默的客人印象比较深,因为中途甚至还叫自己拿来遥控器打开电视播放新闻联播。


同学说 感觉不是聚餐而是在受罚


这顿尴尬的晚餐背后,大家都在想啥?昨日,记者采访了双方。


昨日,宋樵回忆起当天的饭局,连连摇头。他说,那顿饭不到8点就散场了,整个吃饭过程实在是太尴尬了,感觉像在受罚。


“钱送到了,以后不会联系了,我以后婚礼也不需要他还礼。”率先走掉的小张在微信里如是告诉宋樵,小张甚至还愤愤地嘲讽:“大学那会就觉得他抠,现在也是做得够绝了。”


记者随后拨通了老裴的电话,他告诉记者,举办婚礼,就是希望好朋友们都来捧场,大家送上的礼金也是对自己的祝福,日后自己也要如数还礼。对于当天的尴尬,老裴说,这在自己意料之中,但他觉得,“沉默的礼金”才是最尴尬的事情。


via重庆晚报 记者王薇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我都替他们尴尬!觉得这老同学太无语的点赞!